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三十八章 相疑

作品:一品容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7 07:13:01|下载:一品容华TXT下载
  一个半时辰后,贺祈和一众东宫侍卫策马回宫。

  宫门早已关了,贺祈出示了腰牌,守着宫门的内侍才开了宫门。

  此时,六皇子还在保和殿里批阅奏折。贺祈先去保和殿见六皇子,低声禀报:“……裴氏一族已经全部封了家宅,抄家清算之事,将由户部和内务府派人接手。”

  “裴家人已经全数出了城门。有裴璋裴珏,还有几个裴家旁支的男丁支应,这一路流放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

  顿了顿,又压低声音说道:“有五百御林军随行‘护送’,那些乱民贼匪,也不敢生事。末将还暗中派了一些亲兵尾随,保护裴家人。”

  外家被连根拔起,对六皇子而言是一记重击。要是在流放途中再出什么差错,堂堂太子的颜面就荡然无存了。

  六皇子面色有些暗淡,略一点头:“辛苦贺统领了。”

  贺祈按着惯例应道:“为殿下分忧,是末将分内之责,不敢言辛苦。”

  六皇子今日心情消沉晦暗,没有心思多说,冲贺祈笑了笑。便继续低头批阅奏折。

  半个时辰后,奏折全部批阅完了,六皇子才回了毓庆宫。

  保和殿里耳目处处,说话多有不便。回了毓庆宫后,六皇子就放松多了。他将白日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贺祈。

  “我今日一回宫,父皇便令我去应对一众义愤填膺的文臣武将。”

  “永安侯被处死,裴家抄家流放,这件事来得太过突然。其中真正的隐情,不能曝露。我便将下毒一事都归咎到了永安侯的身上。”

  “毒杀帝后,是诛灭九族的重罪。他们听完事情的‘原委’后,一个个立刻改口,都说永安侯罪该万死,皇恩浩荡。”

  说到这儿,六皇子扯了扯嘴角,目中闪过嘲讽:“父皇以前常教导我帝王之术,我听在耳中,心里其实颇不以为然。我总以为,应该以诚待人,以诚信待臣子。臣子们自然也会忠心回报天子。”

  “现在想来,以前我真的太天真了。”

  “对臣子们不能太过容忍,否则,他们就会步步逼近。父皇几日没露面,我这个手段温软的太子,他们半点不惧,也没将我放在眼底。换了是父皇,他们岂敢联手进宫诘问质疑!”

  贺祈看着面带讥讽的六皇子,缓缓说道:“殿下毕竟年少,又是第一次代理朝政。臣子们借着此事联手压一压殿下,也是难免。殿下应对得极好。”

  六皇子目中嘲讽之意更浓:“我和众臣们说的话,不到片刻,就有人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皇。”

  贺祈目光冷了下来。

  六皇子身边的内侍,在一年多前曾清洗过一回。现在有大半都是宣和帝派来的内侍,这些内侍,以小喜公公为首。

  小喜公公对六皇子当然忠心。不过,他是赵公公的干儿子,对天子更忠心。

  六皇子和众臣说话的时候,在一旁伺候的几个内侍里,定然有宣和帝的眼线。

  贺祈压低声音道:“他们几个,暂时不能动。免得皇上对殿下生出疑心。待日后,殿下可以借机发落其中两个,换上以前忠心得用对殿下忠心之人。”

  譬如丁公公,之前受刑,养了半年伤势才好。回毓庆宫后,争不过小喜公公,被打发去守库房了。

  像丁公公这样的内侍,还有几个。都是自小伴着六皇子一起长大的,又经过严刑审问,忠心无可置疑。

  六皇子嗯了一声:“我也有此打算。只是,此事不能操之过急,要徐徐图之,找准合适的时机才行。”

  往日,宣和帝对六皇子十分疼爱,事事为六皇子考虑打算。六皇子被立为太子后,可谓顺风顺水,从未受过挫折冷遇。

  如今,这对天家父子心中各自有了隔阂,彼此提防彼此相疑,也是难免。

  六皇子静默片刻,忽地叹了一声,声音也低了许多:“贺统领,父皇今日下口谕,令母后回了椒房殿静养。”

  这一举动背后透露出的意味,令人心惊。

  贺祈张口安抚六皇子:“除了生死无大事,殿下放宽心。”

  除了生死无大事。

  六皇子默念几遍,眉头舒展开来:“你和容表姐说的话一模一样。”

  提起程锦容,贺祈的神色也柔和了许多,目中的肃杀一扫而空:“阿容也和你说过一样的话吗?”

  六皇子点点头:“今日我去见了她。她心性坚韧,一派平静坦然。我自愧不如。”

  贺祈心里隐隐一痛。

  程锦容现在被软禁在保和殿,他想去见她一面都颇为不易。好在他的阿容,不是娇弱无助只能依附男子的菟丝花,她意志坚韧,一定能撑得住。

  ……

  裴家一日之内败落,震惊的不止是宫外,后宫里的嫔妃们也同样错愕不已。

  魏贤妃在听闻裴皇后被送回椒房殿里静养后,在寝宫里畅快地笑了一回。第二日,就挤挤出忧虑焦灼的模样,前去椒房殿探望裴皇后。

  顾淑妃等人也都来了。

  赵贵人罗贵人等年轻嫔妃,也齐齐而至。

  不管是探病,还是想探听些动静,总之,后宫今日注定了不会太平。

  瑜美人是来的最早的一个,也是唯一踏进裴皇后寝室的。她在里面待了半个时辰才出来,眼眶微红,显然哭了一场。

  魏贤妃假惺惺地关切:“瑜美人,皇后娘娘现在到底如何了?”

  瑜美人轻声应道:“皇后娘娘病体虚弱,无力说话,需要静养。”

  魏贤妃立刻一脸忧色:“这可如何是好。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不亲眼见一见,实在放心不下。”

  一边说,一边起身就往寝室里走。

  瑜美人想也没想,拦下了魏贤妃:“贤妃娘娘请留步。皇后娘娘需要静养,我们还是别进去叨扰娘娘了。”

  裴皇后口不能言,瑜美人刚才在里面待了半个时辰,裴皇后什么也说不了。不过,瑜美人已猜出了裴皇后的心意。

  魏贤妃瞥了瑜美人一眼:“这里是椒房殿,瑜美人虽是椒房殿的人,也做不了皇后娘娘的主。给我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