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三十七章 流放(二)

作品:一品容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7 07:04:55|下载:一品容华TXT下载
  裴璋虽然年轻,却是裴家嫡支嫡子,也是众人默认的裴氏族长。他一声令下,裴珏等人很快将话传进那些哭哭啼啼的妇人耳中。

  “快别哭了。耽搁了出城,是要被砍头的。”

  “大家伙儿都走得快些,别磨蹭也别哭喊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被抄家流放,也比掉脑袋强多了。”

  队伍出城的速度总算快了一些。

  贺祈叫来一个侍卫,低声吩咐几句。那个侍卫前去和城门官兵们寒暄说话,顺便塞了一张银票过去。

  城门官收礼的手势十分纯熟,借着城门口的风灯一看,竟是一张百两的银票。

  发了一笔横财,城门官心情十分愉快,对着一众城门兵士喊道:“这一列这么多人,多是老弱妇孺,走得慢,大家也别催了。今晚城门多开一个时辰。”

  一声令下,刺耳的催促怒骂声顿时停了。

  裴璋不得不领这份情,他走到贺祈面前,拱手道谢:“多谢贺统领!”

  天色将晚,傍晚的余晖洒落在裴璋憔悴又冷静的脸孔上。

  情敌即将远离,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贺祈坦然对自己承认,此刻他的心情颇为愉快。

  出于对情敌的尊重,贺祈没有将这份愉悦流露出来,略一拱手还礼:“举手之劳,不必客气。今日一别,山高水远,以后怕是没有相见之期了。裴公子一路珍重。”

  裴璋深深看了贺祈一眼:“裴家落得这样的结局,比我预料中的好的多了。请你代我转告容表妹……”

  说到这儿,忽然顿住了,黑眸中闪过竭力隐忍的痛楚。过了片刻才说了下去:“就说我盼着她这一生平安顺遂,幸福圆满。”

  贺祈难得大度了一回:“好,你放心,我一定将这些话转告阿容。”

  裴璋看着贺祈:“你若辜负了容表妹,我便是隔着万水千山,也会去找你算账。”

  贺祈瞥了裴璋一眼:“这就不劳你操心了,绝不会有那么一天。”

  事实证明,他们两个永远不可能互看顺眼。

  裴璋扯了扯嘴角,转身就要离去。

  就在此时,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

  天都快黑了,城门即将关闭。这个时候,何来的骏马疾驰?

  贺祈和裴璋同时转头看了过去。就见四匹神骏的白马拉着华丽宽敞的马车而来。马车上赫然有卫国公府的标记。

  马车很快停下,率先下来的是江尧,然后,是红肿着一双眼的裴绣。

  哭了半日的裴绣,在看到裴璋后,热泪夺眶而出,快步走上前,攥住裴璋的衣袖:“大哥!”

  江尧颇有些紧张地一同上前,喊了一声大舅兄,然后低声劝慰哭泣不已的裴绣:“阿绣,你怀着身孕,可别哭得太厉害动了胎气。”

  裴绣在一个月前诊出喜脉,如今孕期还没满三个月。

  裴绣小毛病虽多,心地也不坏。自裴绣怀了身孕,卫国公世子夫人看儿媳就顺眼多了。今日裴家遭了大难,卫国公世子夫人没有瞒着裴绣,将此事如实相告。

  裴绣哭了大半日,在江尧回府后,就和江尧一同赶来城门处,送裴氏族人一程。

  “妹妹,你听妹夫的话,别哭了。”裴璋声音低沉沙哑:“裴家落到今天的地步,全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能保住这条命,已是皇上格外开恩了。”

  “以后,你和江尧好好过日子。别总闹脾气使性子。”

  以后,再没人能给你撑腰了。

  阿绣,你要靠自己好好活下去。

  裴绣泪如泉涌:“大哥,你们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

  没了娘家,就如没了根的浮萍。

  裴绣怀了身孕后,比平日更爱钻牛角尖,此时哭得不能自已。江尧看着十分心疼,不停低声轻哄:“阿绣,你还有我。以后,我们还会有很多孩子。怎么会是你一个人!”

  裴绣抽抽噎噎地哭:“我就生这一个。”

  江尧有些无奈地改口:“好好好,都听你的。我们有一个孩子就够了。”

  裴绣继续哭:“万一再有身孕,难道我还能不生吗?以后你天天睡书房。”

  江尧:“……”

  裴绣这股作劲,连裴璋都听不下去了。他略略沉下脸:“阿绣,你别仗着江尧疼你胡乱使性子。”

  裴绣最怕兄长,裴璋一动怒,她立刻闭了嘴,只小声啜泣个不停。

  裴璋又道:“母亲就在前面,我领着你去和母亲道别。将眼泪都擦干净,母亲哭了一天,你别惹她再落泪,免得哭坏了眼睛。”

  裴绣红着眼应下,用袖子擦干净眼泪。

  ……

  “母亲!”

  “阿绣!你怎么来了!”

  永安侯夫人和裴绣见了面,各自悲从中来,抱头痛哭起来。

  两人的哭声极具感染力。裴氏的老弱女眷们,原本已经停了哭泣,很快随着一同哭了起来。城门处哭声震天。

  裴璋抽了抽嘴角,转头对江尧说道:“我们这一走,以后再不能回京城。从今日起,我就将妹妹托付给你了。”

  “妹妹性子骄纵些,不过,心地不坏。如果日后她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请你多多容忍担待。”

  说完,冲江尧拱手抱拳行礼。

  江尧万万没料到裴璋会来这么一出,手忙脚乱地扶起裴璋:“大舅兄,快快请起。我和阿绣是夫妻,照顾她是理所应当。你放心,我会好好待她,不会让她受委屈。”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其实,她不欺负我,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裴璋:“……”

  时机不合宜,不然,贺祈非笑裴璋一回不可。

  天渐渐黑了,时间无多,裴家人不能再耽搁了。收了银子的城门官不好意思使劲催促,只派了一个士兵来:“裴公子,已经延迟了一个时辰,不能再迟了。”

  裴璋点点头,狠下心肠,让江尧带着裴绣回去。

  裴绣哭得撕心裂肺,几乎昏过去。

  江尧将裴绣搂进怀中,不停轻声安抚。

  裴璋最后一个出了城门,走出城门的刹那,他回头看了一眼,目中闪过留念不舍和浓烈的痛楚。

  很快,裴璋转过头,迈步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