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章 戮魂草·九遁玄门

作品:俺的头上也有光|作者:剑舞秀|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02 13:25:09|下载:俺的头上也有光TXT下载
  有一种植物名曰戮魂草,伴生于天材地宝之畔,其根系与宝物连接,形如野草却有毒杀灵魂之效。同样,也是法宝戮魂幡的主要编织材料。

  而这种戮魂草便算是刘奈得到的除土行孙记忆外的第三个金手指了!

  说起来,刘奈之所以对韩彩香如此果决,一部分原因是这妹纸确实行事有点女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算是间接害死了土行孙。

  事情还要从前天说起,大概是受够了土行孙的纠缠,韩彩香就打发他去城外铁空山去摘花。这铁空山的地下富含有金属矿脉,每到雷雨天气都有闪电如瀑倾泻,然而造物之神奇令人叹为观止,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竟也开有一种名为铁芯兰的美丽花朵。

  铁芯兰外形与寻常兰花相似,但花心处却绽放着绚丽的金属光泽。此花花期较短,盛开之后三个时辰必然凋零,虽然没什么功效用途,但却甚是得姑娘们的喜爱。

  韩彩香随口一提,这土行孙就带着人往铁空山赶去了。谁知道铁芯兰还没有摘下来,却在山缝之中发现了一株千年老参。早已经是傲慢纨绔的土行孙根本就没有想过,千年老参为何会长在这种地方,兴高采烈的就去摘了。

  谁知道千年老参摘下,与其缠绕的戮魂草也跟着被拔起,千年老参顷刻间化为齑粉,毒气顺着鼻孔进入身体直袭灵魂。

  这种毒虽然功效很奇特但毒性并不剧烈,灵魂足够强大或者法力高深者皆可抵御。但此时的土行孙尚未开始修炼没得法力,其灵魂虽然强大却也并非专修灵魂的高人。如此就有些尴尬了!

  土行孙的灵魂在与毒素对抗了一夜之后,终于烟消云散,算是为自己好色的一生付出了代价。至此也便宜了刘奈成为这具身体的新主人。

  另外,这戮魂草有一种特性,那就是中过一次毒的目标就会对其产生免疫能力。也就是说,以后刘奈就是将戮魂草生嚼了也不会中毒。当用切身体会弄明白这事后,刘奈第一时间就回到了铁空山找到戮魂草。

  既然以后要走修行道路,无论是什么方向,这法宝总是少不了的。而戮魂幡虽然在土行孙的记忆中不算啥好东西,可放在这个世界也足够欺负人的了。嗯,就是以后可能要学学女红……

  当然,编织戮魂幡的事此时还没法提上日程,毕竟仅仅一颗戮魂草根本不够,他得收集草籽慢慢种植。不过出于防身需要,刘奈将草籽之外的部分都碾成粉末藏在身上,可谓刘奈防身的第二件利器。

  刚刚与骸头陀瞎扯的时候,刘奈不着痕迹的将戮魂草粉末抹在了碎片上,之后狠狠一扔,骸头陀就中招了。

  只是刘奈没有想到骸头陀这么托大,如果他随后将碎片扇到一边或者拍碎,那戮魂草粉末就算起效也需要点时间,可这货偏偏用手接住。

  之后的情况都在刘奈意料之中,运起法力与毒素对抗的骸头陀势必无法跟火拳女子、灰袍青年僵持下去,拖得时间越久骸头陀死的就越是难看。

  可刘奈终究不是什么多智近妖之辈,他算漏了人心!

  骸头陀稍稍露出一点异样,那火拳女子和灰袍青年竟然就‘谨慎’的后退一步,导致骸头陀竟然看准了机会用骷髅巨人强行开道,逃跑了去。

  刘奈当时就哭了,骸头陀临走时那带着仇恨的眼神吓得他一激灵,这是以后要报复的节奏啊!

  ……

  夜晚,刘家大宅,骸头陀逃跑后的第三个时辰,想他,想他死!

  “倒是头一次看你小子这么着急。”刘老爷翘着二郎腿往太师椅上一坐,端着茶碗似乎丝毫都不担心。

  刘奈瞧瞧自己老爹这好整以暇的样子,“事情我都跟你说了,你咋就一点都不担心呢?”

  刘老爷放下茶碗,“我这是为你高兴啊!你长大了!”

  刘奈古怪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半晌发现刘老爷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那个小姑娘……她叫什么?”

  刘老爷看了看她,“似乎是叫什么晔,不过听曲的客人一般都叫她小叶子。你能够为她报仇说明你很重感情,这不是一件坏事,但我希望你明白,太过感情用事同样不可取。而且,为父早就给了她足够的银两,你们之间并不亏欠什么。”

  刘奈顿了一下,突然间有些别扭的说道:“你开心就是因为我为小叶子去报仇?”

  刘老爷笑的越发慈祥,“难道这不值得开心吗?判断一个人成熟与否并不是看他有没有保持童身,而是看他敢不敢承担责任!你平时胡闹出风头,人家都说虎父无犬子,可你看看为父什么时候给过你笑脸?但是这一次不同,你为了小叶子的死而报复那骸头陀,而且整个过程通过用心的策划实施甚至还成功了,这就说明你学会了思考与衡量。虽然用毒有点卑鄙,有点无耻,且整个过程痕迹也太重,还算漏了人心,但这只是经验缺失,需要的也不过是时间积累罢了。而给你时间成长,这是为父该做的事!”

  “其实后半部分有关‘卑鄙’‘无耻’之类的词汇可以商榷一下。”

  刘老爷似乎说的口干,又抿了一口茶继续道:“你回家之后将过程和盘托出又愿意与家人商议对策,说明担心家人愿意承担责任,又懂得听取他人意见不会鲁莽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一下子多出这么多的优点,为父大感欣慰啊!”

  刘奈闻言张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高门大户都是这么教育孩子的?而且咱突然这么多变化,这老爷子就不怀疑?还是说对土行孙太失望了,所以下意识的忽略了?

  刘老爷看到刘奈那懵逼的表情直接笑喷出来,“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忧难过,如果真那么危险的话,为父现在早就收拾行李跑掉了。”

  刘奈眼神一亮,“难不成,老头子你还有后手?”

  “以前经常听人说男孩子要穷养,但我从来不那么认为,因为穷养很可能会让孩子失去格局。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天选之人,对于这修行一道为父却是两眼一抹黑,也不知道该怎么养才能让你未来成为一个修行高手。”

  “所以你就放养?”(;¬_¬)

  刘老爷不看刘奈,又道:“虽然为父对修行一道完全不懂,但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为父却也要尽自己所能为你铺好路!”

  刘奈有些看不懂了,这一个凡人说要为注定会成为修士的孩子铺路?怎么铺?掏钱?

  在刘奈看来,自己这老爹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年轻时候绝对是万花丛中过、枯枝败叶粘一身的那种浪子。不过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孽,明明十几个妻妾却仅仅有两个孩子,还都是已经去世的原配所生,也就是刘奈和刘佳宁。

  与刘奈的放养策略不同,刘佳宁被刘老爷严格管教,完全是按照大家闺秀的标准在施行。这一施行就是十二年,以至于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怕外面都打成了一团糟也没有见刘佳宁出来好奇的询问一句。

  当然,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刘老爷不知道,可刘奈太清楚了,刘佳宁早就被土行孙给教坏了。

  “其实那扼道山虽然听起来很唬人,可毕竟是个魔门,这齐国南部大小门派众多,其中正道数量远远超过魔门,所以扼道山的人也无法真的为所欲为。只要你明天加入一个门派也就有了依靠,魔门行事虽然毫无顾忌,但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也许未来会针对你但却不会刻意对付凡人。”

  刘老爷侃侃而谈,确实是对于修行界的事情做了深入的了解。

  “不过现在问题是,我看你对于那两个门派似乎有些抵触?”刘老爷说着望向自己儿子。

  刘奈撇撇嘴,他知道瞒不住这个精明的老爹,那个灰袍青年与火拳女子分属不同仙门,从他们的实力来看倒是拿得出手,可看他们那不将凡人当回事的样子,实在有些别扭。

  怎么说呢?现在的刘奈还处于热血未干的中二末期,也许未来会越发成熟,也能拥有一张虚伪的脸,但现在确实做不到。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灰袍青年的眼神,噫!

  刘老爷看刘奈不说话兀自道:“我派在韩家与万家的探子回报,那两个高手,女的叫做虞烛,是莲花坞的掌门二弟子,也算是位高权重。这莲花坞多以女性弟子为主,男性弟子多身在外门,也许是莲花坞的掌门以前在男人身上吃过亏,所以对于男性有些偏见。她们是早就看上了韩彩香,所以才这么快的赶到。有传闻说,莲花坞的掌门要收韩彩香为关门弟子!”

  刘老爷说着抿了口茶,“所以我不建议你拜入莲花坞,很可能不受重视,且你现在得罪了韩彩香,搞不好会倒霉。要知道这关门弟子一般都最惹人疼!”

  刘奈点点头,毫不在意,他确实没有想过拜入莲花坞,只是没有想到刘老爷竟然在韩家安插着暗探,甚至能够探听到这么多的消息。

  又听刘老爷道:“那个用剑的灰袍青年叫做季威,是青华山的大弟子。这青华山可是个不小的门派,若论规模的话虽然比不上扼道山,可也仅差一线且身为正派,名声更是远超扼道山。你若是拜入其中定然可保安然无恙。”

  刘奈揉了揉脑皮,想不到这个季威来头还挺大,只是……那火辣辣的眼神让他后面一紧,老话说得好,男孩子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惹不起惹不起。

  刘老爷看着刘奈那不停变换的脸色,虽然不知道到底为何这么大的抵触,但出于对儿子的信任与溺爱,刘老爷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纸。

  “咱们家的根基终究是浅了,不像韩家和万家背后都站着仙门。以前利益冲突不大的时候还没什么,可等以后利益冲突扩大,这一点就会成为致命伤。所以为父在苦苦维持的同时也在积极的与仙门联络。而这张纸符就是九遁玄门的通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