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八百零六章 真相大白白日做梦梦醒时分分外明白

作品: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作者:第七重奏01|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0-08-10 05:31:45|下载:暗黑破坏神之毁灭TXT下载
  ****************************************************************************************

  总感觉这结局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样子,不仅仅是结局,整个过程也是,什么四大天王,左右护卫,一个个死的不明不白,有些甚至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仔细想想萝莉公主的年龄,我顿时有些释然了。

  这只不过是一个十多岁出头的小女孩在内心编织的童话故事,说白了就是全年龄欢乐向,你要是能在里面看到刀刀烈火,断体残肢,血肉横飞等等剧情场面,那我到要怀疑是不是这小萝莉每天乘着夜深人静把窗帘一拉,然后从抽屉里默默掏出PX4手柄玩起了给它爱5。

  这样的剧情,这样的结局,很轻松,很舒服,让人看完了会忍不住莞尔一笑,完全符合她的年龄定位。

  当然,身为故事里唯一的悲剧,唯一被迫害的唯一指定工具人,我觉得我还是得抱怨几句才行。

  不管怎么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第一部大圆满落幕,希望可以就此打住,不要再写续集了。

  目视魔王的遗体化作灰烬消失后,我们来到那扇大得夸张的石门面前。

  “应该没有陷阱了。”小人偶装模作样的检查一番,对我们说道,魔王死的冤啊,要是能听到这句话以后再出发该有多好。

  “但是折扇大门该怎么打开?”

  敌人虽然已经全部歼灭,我们却面临着一个新的难题,好比打败BOSS得到宝箱,却还得要找到宝箱钥匙才能打开,虽然不是没见过这样的设定,总感觉是在故意跟玩家过不去。

  说的就是你,萝莉公主!

  “猴子先生把门推开不就得了?”

  “不不不,就算是我,这么重的石门也是没办法推开的。”我连连摇头。

  真打不开么?其实我感觉我还是可以试试的,就怕这里面有陷阱,暴力开宝箱要不得,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差多花点时间,还是动动脑子吧。

  哦,我的意思是说,动动你们的脑子。

  “说的没错,这扇门……可不是光凭蛮力就能打开的。”萝莉公主微微低头,彷如上帝之音一样说着旁白。

  你看你看,得亏四肢发达的我没被小人偶忽悠。

  “雅典娜,你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吗?”自问自答环节开始了。

  “根据我收集到的资料来看……”

  咦,什么资料?什么时候收集的?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给我康康?你这个想到哪写到哪字典里根本没有大纲二字的十流萌新写手竟然还敢大言不惭。

  “根据资料显示,必须用献祭的方式打开大门。”

  “……”

  那个……我就真那么好读懂?一个区区萝莉公主都能从我的脸上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

  “刚才不是已经献祭了魔王的生命么?已经可以了吧。”就算我嘴贱,我容易被读心,但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没错,魔王已经被献祭掉了,就在刚刚。”萝莉公主指了指魔王刚才消失的位置,语气微顿,用不忍的语气说道。

  “但是,献祭的对象必须是具备双子特征。”

  你它喵的不干脆扯一个“献祭的对象必须是名字叫塔拉夏的斗篷男”的设定更直接些?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办法。”

  “早说呀!”

  “在大门前跳一段古赫拉迪克魔法健身舞,必须是完美无瑕,每个动作都不能出错分毫。”

  我:“……”

  如果我选这个,等会是不是还会给我配个健身环?

  “你是赫拉迪克的公主吧,魔法健身舞什么的,应该会跳吧。”又想让我玩羞耻PLAY?先吃我一招祸水东引!

  “健身舞,我当然会跳,但是……咳咳咳!”忽地,萝莉公主咳了好几声,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柔软的娇躯,似柳絮一样左右摆动,似乎随时都要倒下。

  “雅典娜体弱多病,怎么能让她做这么剧烈的运动!”小人偶配合着萝莉公主施展的嫁衣神功,还以颜色,一招斗转星移让我脸色大变。

  虽然我知道你体弱多病但一路上你表现的哪里像体弱多病了?全篇就这里咳了几声好不好!

  “但我也不会跳啊。”

  “没关系,我教你,很简单的,也就几千个动作。”小人偶料定了我会这么说,答的几乎比我说的还快。

  很好,这确实很简单,我现在完全可以确认,这羞耻PLAY我想要还要不了了。

  没法,只能开动脑筋,剑走偏锋了。

  “只要是具备双子的特征就行了,对吧。”

  “资料上好像是这么写的……”萝莉公主颇感意外的瞅了我几眼,仿佛在问,你真是宁死也不愿意学?

  “那简单。”我麻溜的回到棺……啊呸,是变成棺材的帐篷还是变成帐篷的躺椅来着?话说回来我忽然很在意这玩意一开始的本体到底是什么?

  总之是萝莉公主的移动行宫。

  上面晾满了各种诡异肉干,但它们不是我的目标。

  取出了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什么活物,在活力四射的翻滚蠕动。

  袋口一倒,十几只白乎乎胖乎乎拳头大小的沙虫幼虫滚了出来。

  “到底是什么时候,竟然将这种东西带在身上,不愧是变态虫人猴子先生!”

  我未曾想到过的新外号,GET!

  但是已经不要紧了,比起新外号,我心里更多的是对这些沙虫幼虫的不美好印象。

  “根据蒂……据我所知,比起沙虫干,烤蝎子,蜈蚣刺身,还有一种更加究极的吃法,对于普通人而言,如果在沙漠里缺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只要随身带上这个……”

  我捏起一只蠕动不止的沙虫,艰难的吞咽一口,仿佛在凝视深渊。

  “沙虫……榨汁。”

  回过头,发现萝莉公主和小人偶已经和我拉开了十米以上的距离。

  “断交吧,我们断交吧。”萝莉公主不断朝我做推手状,摇着头,泪光四溢,一副被什么玷污了的惊恐害怕表情。

  “等等啊,我又没说我吃过!”这种终极黑暗料理,就连昆学家蒂亚也只是听说过,没有尝试过,毕竟身为法师,从不需要考虑口渴的问题。

  “那你抓来做什么?”

  “这……我在是觉得,反正肉干什么的都已经做了,做都做了,干脆一口气做到底,也算有始有终,对吧。”

  就好比黑暗火锅,鞋带,巧克力,鲱鱼罐头,六神花露水,都已经放下去了,那还差一颗冰箱里存了三年的老毛蛋么?

  反正又不会真的去吃,对吧。

  “对你个头!”

  伴随着小人偶脑溢血般的气急败坏声响起,一道白光直奔额心,如此如此的熟悉,以至于反射神经直接越过了大脑,指挥着双手做出了空手入白刃的招式。

  BINGO!!抓住你了。

  想要刺我的额头,你还早一万年呢你这本子……咦?

  咦咦咦咦咦咦?!!!

  双手夹着只有牙签大小的布偶细剑,我和小人偶同时呆愣住了。

  好……好啊,我说一路上怎么总有股子熟悉的毒舌味道,还有一口一个猴子叫的那么熟练,破案了,现在终于破案了,竟然是你,小人偶竟然就是你!

  本子娜!!!

  我刚要发难,紧急时刻,衣领被蒂亚重重扯了一下,踉跄的同时双手也松开了。

  只见小人偶向后一跃,落到萝莉公主身边,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看手中忽然多出的布偶细剑,又看看我,再看看同样露出疑惑之色的萝莉公主,头一歪。

  “雅典娜,刚才是怎么回事?”

  “安娜,好像有一瞬间不受控制了。”

  “是吗?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算了。”

  “算了。”

  这种事真的能一算了之么你这家伙的神经莫非比我还要粗大?!

  “嘘!嘘嘘!”蒂亚拉扯着向要上前找本子娜算账的我,一个劲的做嘘声手势。

  【你也是知道的对吧,小人偶的身份,你早就知道了!】我将矛头对准小丫头,这个也是那个也是,一个个都想坑我。

  【我只是有所怀疑,并不敢确认,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凡凡。】

  【骗人,你和本子娜关系那么好,你会认不出来?】

  【凡凡也不是没认出娜娜么?】

  【我和她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拿来和你们之间做对比。】

  【孽缘也是缘。】

  被蒂亚一句话堵的半晌吐不出一个字,最后只能泄气作罢。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从我们开始出发的时候。】

  【为什么?】

  【我觉得,梦境毕竟是梦境,不可能真的创造出一个完整的世界,当我们离开赫拉迪克城的时候,尤其是远离的时候,赫拉迪克城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所以娜娜很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蒂亚这番话让我觉得莫名耳熟,这不就是游戏里的地图机制么,为了节约内存和性能,真正在运行的只有玩家所处的地图,进入其他地图的时候需要加载,所谓的无缝地图,也不过是螺旋楼梯天堂电梯深渊滑梯等等的升级版罢了,基本上不存在一口气加载整个世界地图的游戏。

  除非地图特别小,或者是别人的世界那种像素游戏。

  因此,如果梦境真如蒂亚所说的那样,本子娜必定是和我们在同一张地图的。

  当然,这只不过是蒂亚的猜测,真正如何谁也不好说,毕竟这是变异的梦境,发生什么都有可能,况且,我也是经历过真的能一口气创造整个完整世界的梦境。

  如果用刚才的说法进行对比,大概,咸鱼剑应该是天河二号级别的吧。

  【还有一点。】在我发愣的时候,蒂亚继续补充道。

  【根据我的观察,娜娜的意识应该还未苏醒,很可能只是附身于小人偶,做出一些本能的举动,如果是这样,就算告诉凡凡,凡凡也毫无办法对吧。】

  顺着蒂亚所指,我看到了小人偶,好像脑袋被门夹过了一般,显得有些晕晕沉沉,迷迷糊糊,时不时将手中不知道何时多出,更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细剑的细剑,比划几下,时而生疏,时而又有些老练。

  确实如蒂亚所说,本子娜应该是还未苏醒,一路上的毒舌,以及手中的细剑,全都是潜意识的行为。

  等等,哪怕睡着了也不忘操控小人偶怼我,这不是更令人可气吗混蛋!

  但是这样一来,问题又来了。

  【小人偶代表着雅典娜的意识,难道雅典娜没有发现吗?】

  【应该是有所察觉,但两人本就是同一人,不存在互相排斥的可能,大概,雅典娜会误以为这是她被压抑的本性得到释放吧。】

  也不是被压抑的本性,是你被压抑的未来呀岂可修!

  虽然破案了,本子娜也找着了,可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首先,本子娜还未苏醒,她之前种种潜意识里针对我的恶行,我还没办法找她算账。

  其次,本子娜还未苏醒,并且我们似乎找不到将她唤醒的办法,等于说是主线任务依旧不甚明朗,只能算向前迈了一小步,连裤裆都没裂开。

  到底该怎么才能让一个人在梦中苏醒呢?在我努力思考着这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蛋疼问题时,衣角被轻轻扯了扯。

  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靠近过来的萝莉公主抬头用亮晶晶的纯净眼神看着我,头轻轻一歪,会说话似的大眼睛将意思完整传达过来。

  大门,该怎么办?

  你看,差点把正事给忘了,我一拍恶心,挥挥手,又是挥挥手,然后大门就轰隆隆的开了。

  看的萝莉公主一脸懵逼。

  “不是要双子特征的祭品才能开么,这不是已经有了么?”我指了指地上刚才被我挥手之间压成烂泥的沙虫幼虫,语重心长的教导萝莉公主一些生物常识。

  “沙虫属于卵生动物,一窝能产几十枚虫卵,别说是双生,这都快百生了,完全满足开启大门的要求。”

  “啊……”萝莉公主小嘴微颤,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你看,这就是进行了九年义务教育深造且肩负着无产阶级重任的三有中年穿越者大叔和身娇体弱只会躲在小黑屋里自娱自乐混吃等死的文学萝莉未来的万年公主之间的真实差距了。

  知识,使我可以欺负小女孩。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看看你的祖先到底都留了什么样的宝贝呀。”

  见萝莉公主还在发呆,我催促了一句,无论如何,不管是不是这场梦境的重点,总而言之,先把宝贝揣兜里再说。

  于是,在历经无数刺激惊险磨难(?)之后,我们终于战胜了魔王,并且打开了宝藏大门,迎来了美好的解决。

  进入大门没走多远,就来到了尽头,

  和外面的大门相比,宝藏房间意外的小,无论地面还是墙壁亦或是天花板都是金光闪闪,晃的让我难以睁眼。

  这不是恶龙蕾娜家那毫无品位恶俗之极的纯金大厅吗?

  不过,我就喜欢这钟扑面而来的金钱气息……以及……以及……香蕉的味道?

  回过神来,我先是一愣,然后气的当场螺旋升天,化作恶龙,一口怒火烧尽整个房间。

  这哪是什么闪闪发亮的金子,分明就是长满整个房间的黄澄澄香蕉!

  原来赫拉迪克祖先的宝藏竟然真是香蕉,魔王竟然没骗我!

  如果这不是本子娜的梦境,我估计真的信了。

  她到底对猴子这个外号有多执着?

  就算我是猴子,也不一定非得喜欢香蕉不可呀,难道就不能给我吃桃子?

  你看蒂亚的桃子,多软多汁多香。

  总之我是气坏了,虽然对宝藏也没抱太多期待,虽然明知道就算宝藏再好也不过是一场梦,但被人调戏了就是很气。

  “咦,这还有个宝箱。”萝莉公主忽然指着房间中央。

  满满的香蕉山被我一口火烧掉以后,地面上,工工整整摆放着一个金色宝箱。

  “可别再给我整点稀奇古怪的东西算我求你了。”

  受伤的心灵亟待抚慰,我二话不说大步向前来到箱子面前,麒麟臂一伸,就想学着奎爷单手开箱,结果PIA一声被弹飞。

  “根据资料上说,只有赫拉迪克血统的人才嫩刚打开。”姗姗来迟的,是萝莉公主的讲解。

  抢开宝箱还能找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可真是难为你了!

  萝莉公主上前,腰还没来得及弯下去,箱子自己就打开了,予取予求,卑微的活像只火星兔兔。

  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宝贝呢?

  满怀期待的看着萝莉公主弯下腰去,从宝箱里面拿出……

  一叠纸?

  我猜想过里面可能是神器,也猜想过可能是纯金香蕉,但你给我弄出一叠白纸,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能力。

  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底是谁的意志在作祟?

  莫非这些纸上藏着不得了的秘密,可以指引萝莉公主的写作之路,向着小茉莉的资深前辈迈进?

  只见萝莉公主出神的凝视着手中的叠纸,一页一页缓慢的翻着,仿佛灵魂被吸进去了,从忽然倒毙,一动不动小人偶就可以看出一二。

  这可是连她全神贯注写着传记的时候也不忘向我作恶的,被万年后的自己所污染的第二人格。

  咋回事,到底是什么,真有那么好看?

  我忍不住凑上去,伸长脖子,目光直接从萝莉公主的头顶上方越过,往下一看,当时就两眼昏花,上吐下泻,狗命难保。

  纸张上密密麻麻,仿佛要从边框满溢出来的魔法阵图形和注释,让我回想起了被量子力学支配的恐惧。

  这什么玩意啊这是?

  “哦哦,让我看看,好像是某种魔导器的制作图,但和我见过的所有制作手段都大相庭径,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认知领域,不,倒不如说已经超出了单纯的魔法所能做到的事情,似乎是将魔法和其他更为神秘和奥妙的领域糅合在一起,简直就好像……简直就好像……”

  蒂亚一脸见鬼的惊呼着,凝视图纸,眼皮逐渐一眨不眨,也跟着入神了。

  简直就好像——触摸到了禁忌的领域,以凡人手段打造另类生命之躯。

  这……

  我目瞪狗带,这该找谁说理去?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两人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就仿佛是变成了两座雕像。

  正当我考虑着要不要强行将她们叫醒的时候,忽然,萝莉公主回过神来,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嘶拉,嘶拉!

  她那双娇小柔弱的双手,爆发出惊人力量,干脆利落的将手中的图纸,撕成了漫天雪花。

  “娜娜,你疯了吗?你在做些什么!”蒂亚此时跟着反应过来,看着漫天纸屑落下,一张脸蛋惊的煞白煞白,连忙冲上去试图将纸屑收拢起来,然而被这个世界所排斥的她,这么做只不过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看着纸屑落下,然后被萝莉公主指引着风,刮的到处都是,无影无踪,再也无法拼凑起来。

  “凡凡,凡凡!!!”蒂亚的声音透露出一丝惊悚绝望。

  “快点阻止娜娜,这是娜娜的人偶之身设计图!!!”

  只可惜,等蒂亚回过神来提醒我的时候,化作碎屑的图纸,已经无可挽回。

  蒂亚一屁股鸭子坐在地上,彻底蒙了。

  就见这时候,雅典娜回过身子,腰身挺直,娇小玲珑的身躯,散发着不俗的气势,那个初次见面时,端庄优雅高贵而又孤独的她,回来了。

  “塔拉夏先生。”一声轻柔的呼唤,捧着心口,面带着真挚笑容,眼神透露些许离别悲伤的萝莉公主,让我感到有些陌生,有些茫然。

  “真的,真的非常感激您。”

  “包容我的所有任性。”

  “一路,陪伴我走到现在。”

  “纵然这是一场梦,也是我毕生以来,最美好的回忆。”

  恍惚中,雅典娜的笑容,透露着柔和的光芒,不,不仅仅是她的笑容,她的身躯,周围的房间,整个梦境世界,也都在散发光芒,变得朦胧起来。

  与此相对的,是她那带着淡淡稚气,又显得异常成熟的清晰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