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八章:棺

作品:道家末裔|作者:瘸马|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7 07:11:51|下载:道家末裔TXT下载
  这一刻我想到了很多,我想到了我如果真的已经成为了另一个我,那么先前的我现在到底会在哪里?

  是不远处那个和我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如今就只有一只眼睛是实体的黑影吗?

  还是说真正的我早已经躺在这个地下洞穴里的某个角落,成为了一具逐渐变冷的尸体?

  此刻我又想起了我已经过世的奶奶,因为我知道她的心脏也在右边,难道,她曾经也来过这个诡异神秘的猴儿庙?

  所有的一切都潜移默化的变成了我暂时无法解开的疑问,可它们又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答案。

  我看向那个嘴巴以下已经完全是女人的黑影,保持着足够的好奇心又妥善的压制着逐渐燃烧起来的震惊就这么等着。

  逐渐的,我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点一点完美起来,一点一点变成了那个我无比熟悉的女人——秦淮。

  此刻的我已经失去了震惊的能力,也已经失去了暴跳的欲望。

  就只是拧着眉头如同一条刚刚被主人给抛弃掉的年迈家狗——脑子里就只剩下不解、委屈、以及浓浓的愧疚。

  “秦淮…”我轻轻喊了她一声。

  秦淮的小脸很憔悴,但依旧那么可爱漂亮,但是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灵动纯粹纯,仅剩下的就只有一股被迫的坚定和那不再单纯的笑容。

  “吴言,谢谢你找了我这么久。”

  很可怕,我从秦淮的感谢里听不到一丝“感谢”,就仿佛这是在例行公事一般,就仿佛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的奔波和努力所应得的“报酬”。

  我已经不再想说话了,就只是看着他们等待着一个解释,哪怕这个解释注定离奇,注定会很过分的匪夷所思。

  不过都不要紧,我现在只是需要有个人能用一段看似合理的话给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就行了,哪怕在这个句号之前,依旧铺陈着无数未解的疑问。

  紧接着,秦淮,说出了一切。

  吉拉宇的计划邪恶而又完备,可是一直以来都在保护秦淮的那个神秘人,却声称早已经有了对策。

  在面对吉拉宇无尽的追捕,神秘人也逐渐露出了疲态,可她还是在即将被追上的前几天带着秦淮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在那之后不就,秦淮还是被抓了。

  可是神秘人却告诉秦淮她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不管你到底有没有被吉拉宇抓走,最终的你都会是自由的,是彻彻底底的自由。

  直到前几天,秦淮的意识从被吉拉宇囚禁的那个身体上凭空跃迁到了猴儿庙里,她才明白神秘人安排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意思。

  秦淮的身体自始至终没有逃脱,只不过她的意识逃了出来,并且钻进了一个身处猴儿庙里,正在慢慢成型的全新的身体上来。

  可秦淮真的逃脱了吗?

  我难以判断。

  沉默了很久,我才终于找到说话的勇气,“所以说我们三个都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们了?”

  高二咧着嘴笑,笑和刚刚一样灿烂难看,“我和她是的,就不清楚了,不过没什么影响。咱们继续吧,早点完事儿早点回家。”

  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继续纠结下去了,毕竟我和黑影的转换还在进行当中,现在我感受到的一切变化也许只是心理作用。

  如果我能在彻底转化之前从这里出去,也许我还有机会避免被“调包”的命运,我有些精神洁癖,这种怪事是我无法容忍的。

  既然决定继续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高二把绳子的一头交给我,我们打算如法炮制用和刚刚同样的方法下到第三层去。

  至于角落里这个棺材,我们没必要管它。

  接下来还是我打头,这下有两个人在上面拉着我,整个过程就肯定要比刚刚更加稳当了。

  我的双脚刚刚接触到第三层的地面,头顶就是“轰隆”一声!

  然后绳子就从我头顶的洞口掉了下来,我赶紧冲着上面喊:“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声音啊!”

  我刚喊完头上就传来了高二的声音,“棺材开了!!!”

  操!

  棺材开了?!

  凌乱的脚步声开始在我头顶来来回回的狂奔,我和黑影面对面的站着不知所措,我很想去帮忙,但是我根本就没办法上去!

  “你们能不能下来!!!”我又喊了一声!

  我话音刚落,秦淮就从头顶几乎是掉落了下来,她已经失去平衡了几乎是后背冲着地面,要是让她就这么摔下来非得残废不可!

  千钧一发我飞扑过去在秦淮落地之前死死的抱住了她,万幸这高度还不算过分,虽然我这会儿趴在地上感觉自己的老腰差一点就折了,但好在还是帮秦淮泄了不少力。

  “上面什么情况!”我趴在地上问道。

  秦淮满脸惊慌,看向我的双眼中的瞳孔如地震一般不停颤动,“棺材里…棺材里出来了一个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

  秦淮的描述让我有些害怕,因为对于这种情况来说,我觉得用人、鬼、僵尸甚至野兽就应该足以概括那具棺材的主人了。

  了不起用一个“怪物”也能完美概括,因为这可是一个泛用性绝对够大的类别,你甚至可以让黑耗子一样的高二把把两米多的姚明叫成怪物。

  可是秦淮,偏偏就用了“东西”这两个字。

  这完全可以证明此刻我头顶上正在追猎高二的那个“东西”,秦淮已经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名词可以用来描述它了。

  那很可能是一个不可名状的东西…

  “高二!下来我接着你!”

  秦淮环抱着自己的双臂,浑身颤抖的如同坐在冰窖里一般,我紧紧搂着她的肩膀,抬着头期待着高二会在下一秒纵身跳下来。

  时间一秒钟一秒钟的往下熬,我喊了无数遍也没能得到高二的回应,但好在我还能听到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以及剧烈的喘息。

  最起码他还没有死…

  秦淮好像恢复了一些精神,把头深深埋进了我的胸口,我不确定她有没有哭,这会儿我也只能再抱紧一些,再给她一些安全感。

  “吴言…棺材里葬着一条鱼…”

  “鱼?!”

  我有些无法相信…

  片刻,秦淮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长着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