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32章 下手

  当这尖锐的东西刺进去的时候,池真真还听到这些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集中注意力专注着继续找穴位,她倒是没有急着对每一个人都下针,而是先扎了两个人,等这两个人醒过来这儿的人自然就相信她了。

  池真真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快到时间后,她把针全都拔了出来。

  在拔出针头的同时,其中一个女半兽人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这一动刚好被族人看见,族人惊呼一声:“醒了!她要醒了!”

  池真真用一副大惊小怪的眼神看他一眼:“正常操作,别太惊讶。”

  这怎么能不惊讶呢?

  刚才贝蒂还在说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能醒过来,但是眼前这个用尖锐东西的女人一戳,这人立马就有了苏醒的迹象。

  池真真紧盯着这个手指头动了的人,很快她的眼珠子也开始轻轻的动了两下,这的确是有要苏醒的趋势。

  很快,这两个人都睁开了眼。

  刚睁开眼的两个人还一脸迷糊着,一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见大家都在围着,还一脸震惊。

  骆古把池真真拉了出来,跟这群人保持着一个适当的距离。

  池真真垫着脚的想要仔细看看那刚苏醒的两个人,无奈围观的人不少还个子都高,让她根本没办法仔细看清楚。

  “骆古的配偶,没想到你真的能救她们。”

  这时,布尔走到他们面前又惊又喜地说道,“看来是我之前对你产生了误会,你别怪我啊。”

  “误会?

  什么误会?”

  池真真有些不解,倒也没觉得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就算是有,那这误会也应该是骆古和毕卓他们,跟她可没有半毛钱关系。

  布尔脸色尴尬了一下,他都不太敢正眼看骆古的脸,只能以尬笑收尾。

  “骆古的配偶,其他人你能不能也帮忙让他们都醒过来?”

  这时,围着的布尔阿妈走到她面前欣喜地问道。

  “可以呀。”

  池真真直接应下,但随即感觉到了骆古投来的目光,又忙改口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有点麻烦。”

  “什么麻烦?”

  布尔阿妈这问题刚问出口,立马明白了,这是在看骆古的脸色。

  池真真浅浅的笑了一下,默默的往骆古身后站。

  “骆古,你可以帮帮我们吗?”

  布尔阿妈话锋一转,直接问向了骆古。

  骆古瞥了一眼说道:“反正他们迟早都会醒。”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布尔阿妈轻叹了口气,又不能强求他们,毕竟他们确实没有什么义务必须要帮助他们。

  “还是谢谢你们了。”

  布尔阿妈说道,“你们先去坐坐,多休息下。”

  骆古嗯了一声,过去提上池真真的背包带着她到之前那个地方继续休息。

  那些族人们在关心完刚醒来的两个女半兽人后,目光纷纷的朝他们看来,他们很想骆古的配偶再出手相救,可是有骆古在那,连布尔阿妈的话都没有起到作用更别说是他们的话了。

  池真真也发现了这些目光,不过这些目光很快就被骆古的冷眼扫了回去。

  看来看去,她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贝蒂身上,此时此刻,她最想的是和贝蒂说话。

  但贝蒂现在在忙,忙着看那刚醒来的人。

  “看来这里有人帮助布尔他们。”

  毕卓轻声开口说道,“这些人的情况跟阿江那个部族差不多,但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是嗤狼搞的鬼。”

  嗤狼?

  池真真听到他突然提起嗤狼这才想起,阿江的族人是因为吃了服了幻之花的嗤狼肉中的招,可是他们之前是真真确确追着嗤狼的痕迹来的,难道说在那几只嗤狼跑进来之前还有嗤狼跑进来?

  池真真有些后知后觉了,她刚才应该顺便问清楚这些半兽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陷入的昏睡,是不是都吃了相同的东西,还有为什么布尔没事。

  “我记得布尔阿妈刚才说过一句话,她说区区几只嗤狼而已,在这北角群山掀不起什么风来。”

  池真真开口说道,“这也就是说他们这个部族的人是认嗤狼的?”

  这话倒是提醒到了毕卓,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没错,他们知道嗤狼,也知道嗤狼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根本就不是因为嗤狼中的招。”

  池真真喃喃道。

  “小东西,你与其在这里推测,还不如一会儿直接开口问个明白。”

  骆古开口打断她的思绪说道。

  池真真看他一眼:“好。”

  那么接下来就等他们自己找过来了。

  没等一会儿,布尔过来了,他还带着贝蒂一块走过来。

  贝蒂的个子不矮,但没有其他女半兽人一样拥有很强壮的体魄,所以池真真在看向她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压迫感,反而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样莫名的亲切感让池真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布尔和贝蒂走过来坐下,贝蒂故意和池真真挨的近了一些,池真真默默的看着她这个举动,没有说话。

  “骆古,你的配偶该不会也和贝蒂是一个地方的人吧?”

  布尔一坐下后就直接开口问道。

  “贝蒂不是你们部族的人吗?”

  池真真看向他反问过去。

  “不是。”

  这下是贝蒂自己主动回答的这个问题。

  池真真又把目光看向她,想看看她还有没有下一步的回答。

  然而没有。

  “我叫贝蒂,你叫什么?”

  贝蒂笑看着她问道。

  “池……”“骆古的配偶。”

  “……”骆古真是的。

  贝蒂看了眼骆古,掩嘴一笑:“那我还是和其他人一样,叫你骆古的配偶吧。”

  池真真除了尴尬的微笑外已经摆不出其他的表情了。

  “骆古的配偶,你刚才也救醒了两个人,你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陷入的昏迷吗?”

  贝蒂看向她问道。

  池真真点头,说的比较隐晦:“我猜他们应该都是吃过相同的东西所以同时陷入的昏迷。”

  “什么东西?”

  贝蒂问。

  “这个得问问那些醒来的人才知道。”

  说完,池真真又朝布尔看去,“他现在算是部族里唯一清醒的半兽人?”

  贝蒂看了眼布尔,如实说道:“他们对部族下手的时候,布尔刚好不在部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