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四章 提分家

作品:珠宝农妃是团宠|作者:养只猫挠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02 11:33:17|下载:珠宝农妃是团宠TXT下载
  袁氏也确实没想到白云朵竟然说分家,这时候她蒙了。

  白老爷子一听,吓了一跳,赶紧道:“这可不行,云朵,你这孩子小,可别乱说话,你爹刚没,你哥还没成家呢,你们现在还欠着二十两的外债,分家了,你们怎么过日子?”

  白云朵知道白老爷子对他们是真的关心,所以对着白老爷子道:“祖父,我说的都是认真的,也是我娘的意思,虽然我们欠着二十两银子,但是这个债是要我们自己还的,现在每个月还要交二百文钱,这二百文,能够我们吃饱了。不分家,说实话,这二百文我们吃不到一百文,算起来,还不如我们分出去了,至少我们还能舒坦点,或许我们过得穷,但是不委屈了。”

  袁氏听着白云朵的话,一拍炕桌大喊道:“白云朵,你说的什么话?你是说我们虐待你们了?我是让你们饿死了还是冻死了?”

  现在白云朵就是要激怒袁氏,让袁氏没什么准备的时候,逼着袁氏把家分了,要是今个分不成,备不住明天她反应过来,这个家还分不了了,现在这个时候正好,刚才袁氏刚为了白远山和白云林的事情费了不少头脑,现在她估计脑子里还是乱的呢。

  所以白云朵继续道:“祖母,这些话其实不说也都知道,我穿的啥?白荷花和白明月穿的啥?我们家那几床被都透光了,我娘坐月子连口小米粥都喝不上,更别说吃鸡蛋了,这些其实谁都知道,既然祖母真的看不上我们,不如分开了。”

  袁氏哪想到白云朵一个孩子会把这些事都搬到面上说,她一个长辈被一个小辈说的有些面子挂不住了。

  “你们这房没啥场面事,有吃有穿的你还想咋样?你这个死丫头片子,目无尊长,满肚子弯弯绕,你是不想活了?”袁氏说着,就要拿着笤帚去打白云朵。

  白老爷子拉住了袁氏:“干什么?孩子说的不对么?你总觉得你做的好,但是别人都不是瞎子,这村里谁心里不清楚?那孩子瘦的跟个猴似的,两笤帚疙瘩就打死了,你要闹出人命啊?”

  袁氏气的把笤帚扔到一旁道:“好好好,既然她这么说了,那我答应他们,让他们分出去,你们出去之后,饿死还是让人逼债逼死了,都别找我,是你们自己要分家的,不是我逼着你们的。”

  其实袁氏的心里欢喜着呢,不说别的,就老三这几个儿子都没少克自己,二郎白树岩出生那天,自己出门摔了一跤,导致后来腿越来越不好,六郎出生那天,自己肚子疼了一天,八郎出生那天,自己胃疼恶心了半宿,现在能把他们分出去,袁氏巴不乐得呢。

  白云朵一听这个高兴了,没想到这么顺利,本来是想着等过了今个,找个合适的契机,哪想到今个小叔回来一闹,倒是成全她了。

  她赶紧道:“祖母放心,我们保证不会连累你们的,但是我们分家也不能净身出户,既然是分家,那就得该给的给我们。”

  袁氏等着白云朵道:“你想怎么分?”

  白云朵道:“我们不占便宜,现在住的屋子自然是分给我们的,家里的田地我们不多要,就要一亩好的旱田,一亩好的水田,这不算是多要吧?家里有多少积蓄我不知道,给我们一两银子我觉得不多,粮食就给我们能吃到秋收的就行。还有,我们该孝顺的不少,以后每年给二老六百文养老钱。”

  她也是算过的,这个就是正常分家该分到的,不赔不赚,自己着急分家,分了家能有更时间挣钱,没必要跟着他们打连连(方言:牵扯不清的意思),浪费时间,自己也好早点回去了。

  袁氏听着白云朵的要求,倒是挺合理的,既然要分家,也不能让外人觉得她太不近人情了。

  所以她点点头:“行,我虽然是对你们不亲,但是我也不能亏了你们孤儿寡母的,你都提出来要求了,那就按你们说的,以后出去也别说我不公平。”

  白云朵心里美的要死,对着门口扒着听得白小草道:“小草,你和六郎去找里正伯伯和族长爷爷来,说咱们要分家,让他们给做个见证。”

  一方面,白云朵最近听说三叔公身体不太好,不好让老爷子折腾。一方面是因为都是白家人,最后解决起来顾忌多麻烦,不如找里正这种能做主的外姓人,现在她要以自己家的利益为主了。

  白小草风一样的跑出去了,她知道分家之后日子保证过的比以前好。

  连氏这时候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她知道这是最好的,因为自己家的经济条件她清楚,不欠钱,还攒了不少呢,但是想到分家,还是有点害怕,就觉得没了男人,她带着一窝孩子,心里有点不安。

  白树岩心里可是高兴了,他什么都知道,现在他会的多,心里更有底了,以后的好日子对着他招手呢,他现在激动地都想欢呼了。

  袁氏看着白云朵这么有准备的套路,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他们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

  并且自己确实不喜欢他们这房的人,特别是那几个孙子都克自己,分出去,不是一家人了,袁氏的心里其实挺欢喜的,但是就是觉得这都像是圈套呢?可三房的目的是什么啊?

  白云朵现在也着急,生怕中间有什么变故,就希望里正快点来呢,她不时的看看外边,只希望快点分完。

  屋里这些人都沉默了,因为心里都有疑问,为什么白云朵忽然就变了,为什么她就这么大胆的敢提出分家?

  虽然他们也知道,三房确实在这个家过得不好,外债他们自己还,还得交伙食费,这其实是不公平的,但是不管咋说,他们还是弄不懂,为什么他们就这么胆大的敢分家了。

  不过对于三房分出去,他们没有意见,要是以前老三活着,三郎也没受伤,三房也没欠外债的时候,他们自然不希望分家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三房是个负担了,不分家,备不住什么时候,他们就得帮着三房还外债,二十两可不是玩的,所以他们思来想去,平衡利益之后,他们都知道分家是最好的,所以自然没人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