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00.第四百章 货物既出,不退不换

作品:春芽的七零年代|作者:墨海|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8-02 11:39:20|下载:春芽的七零年代TXT下载
  第四百章 货物既出,不退不换

  老爷子转动弓箭,十分感慨,“这把弓跟我原来那把差不多,不过那把坏了,后来小敏又给我弄了一把。”

  “那把也是我做的。”郁百岁在一旁笑道,“当时吕敏到我们狮沟大队下乡,然后带了二把回去,您用得还顺手吗?如果不合适,我这里还有好几把,您再挑挑?”

  “这是你们的家传手艺呀……”吕世惘的神情有些恍惚,仿佛陷入了往事之中,

  “我那把已经坏了的弓,当初就是你爷爷送给我的,我靠着它立下了很多功劳,可惜,它却没有陪我到老。”

  ******

  夜里十点左右,指导春来练了好一会儿箭的老爷子和刘司机起身告辞,说是县政府已经给他们安排了住处。

  丁桂凤急忙挽留,“老叔,你到了咱们这里,就跟进自己的家一样,万万没有回到家还去住招待所的道理!”

  吕世惘一笑道,“明天还有工作处理,我还是住县政府招待所方便一些。”

  目送吕世惘的车子远去,吕敏转过身抱住春芽,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说道,

  “郁春芽,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这里,从此以后也是我的家了!”

  春芽居高临下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以后谨记要尊敬老人,爱护丈夫,体恤儿女,还要每天早起给我们做饭洗衣服!吕敏,你确定这条贼船你要踏上来?”

  “你说的这些,我通通不会干!”吕敏干净利落地说,

  “我只管把工资都交给你,别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她得意洋洋地说道,

  “雷默就是这么干的,你别想吓唬我。”

  “你那点工资都不够我给你做几件衣服!”郁春芽苦着脸说,

  “更别说你每天要吃那么多……糟糕,明天我问一声你爷爷,看看能不能退货。”

  “哈哈,货物既出一概不退不换!”吕敏霸道地说。

  俩人正说得起劲,忽然雷默一个凉凉的眼神斜了过来,

  “吕敏,别抱着我媳妇,你看,压到肚子了没有!”

  吕敏吐了吐舌头,“这是我外孙……哈哈……雷默呀,喊一声妈来听听!”

  雷默把媳妇拉走,闲闲地喊了一句,“小妈!”

  “嗳嗳……不许加小字!”吕敏笑得捂住了肚子。

  “小敏,要不你明天就和百岁去登记吧。”丁桂凤十分兴奋地提出建议,“人家经常说娶个媳妇好过年。”

  吕敏难得一见有些害羞了,她低着头偷觑一眼郁百岁,“我这里倒是没有问题,明天问一声我爷爷,只要他同意就行了。”

  “明早我就跟他提这件事。”郁百岁以拳抵唇干咳了一声,“再跟他谈谈聘金什么的,吕敏,你有什么要求吗?”

  听到聘金二个字,吕敏急忙抬起头,却在看到郁百岁红彤彤的耳根的时候,也一瞬间红透了一张俏脸。

  她捋了一下鬓边散落的碎发,不好意思地说道,

  “聘金什么的就不用了吧?简单地把结婚证领回来就行了,我觉得咱们也不需要办什么喜酒。”

  郁百岁却不同意,“不行,我不能这样委屈了你。”

  “不行不行!”蹲在地上给猴子挠痒痒的春来站了起来,他也不赞同地说道,

  “吕敏,张小二的妈妈说了,女孩子结婚一定要聘金,这样结婚以后对象才会对她好!”

  “……”吕敏,“张婶子怎么跟你们男孩子说这种事情?”

  “我们偷偷听到的!”郁春来十分得意,“她还说了,不能让女孩子自己决定聘礼的事情,因为这种时候,她们左脑是水,右脑是面粉,很容易和成浆糊一塌糊涂!”

  最后,他十分向往地说道,“你要了聘礼,咱们俩就有钱去省城逛了,我听丁林林说,有一天,李莲花到她们家吹嘘,说什么广陵饭店十四楼吃早茶,十九楼看电影……”

  “起开,郁春来,你少胡说八道!”春芽乐颠颠地过来了,她手里还拿着丁林林画的一叠设计图纸。

  “快来,这些都是婚礼穿的服装,你选一套,让林林帮你赶制出来。”

  “没想到,你是我们婚礼设计图的头一个顾客。”丁林林也十分亢奋。

  这些图纸都是她们的心血,春芽说了,以后她俩开服装厂的时候,这些东西就可以派上用场。

  如果是以前,丁林林少不得要嘲笑郁春芽异想天开。

  不过嘛,自从她听从春芽的话老实读书得到好处之后,她对郁春芽的话再没有疑虑了。

  ——既然连丁林林都可能考上广陵大学了,服装厂什么的,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天气这么冷,你选这一套红色的呢子套装吧。”春芽帮她挑了一套。

  不过现在是年关,又到了家家户户都要添置新衣的时候,就算有布票,也不知道能不能买到红色的呢子料。

  丁林林自告奋勇,“这件事我去办,上次吴秀跟我说,百货大楼来了一大批好料子,让我过去看看,我还没来得及去呢!”

  “好,林林去办这件事,吕敏,明天早上你们俩就赶紧去东风照相馆拍婚照,登记的时候要用到的。”

  结过婚才不久的春芽对流程熟悉得很,她叹了一口气,“可惜时间紧,不然到省城去照一个婚纱照多好。”

  上次她路过省城革命照相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橱窗里摆了很多漂亮的婚纱照。

  其中最大的一幅拍的是两个长像十分出挑的男女。

  那个女孩清丽脱俗,手捧一束鲜花,头纱复古华丽,裙摆长长地铺了满地,而那个俊俏的新郎则一身帅气西装。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俩人相视对望的笑容里那抹明媚灿烂,让人一看,就感觉到他们之间流转着浓浓的柔情蜜意。

  这些婚妙,用春芽的眼光看,自然觉得十分过时,不过,相较于千篇一律的军装婚照来说,它已经算是洋气的了。

  吕敏却浑不在意,“哪里照不一样?像你爸这样的相貌,就算衣衫褴褛,哪怕不修边幅,他只随意住那一站,也能让人移不开眼!”

  ──这种就是铁粉了。

  春芽摸摸鼻子,老实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