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64章 解疑(二月月票加更2)

作品:农家小福女|作者:郁雨竹|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22:10:11|下载:农家小福女TXT下载
  杨和书闻言便忍不住笑了一声,放松的靠在身后的后靠上,颔首笑道:“那你们问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白善和满宝对视一眼,白善就问道:“徐雨是你们家的细作?”

  杨和书摇头,看了一眼唐鹤后道:“若我猜得不错,她应该是我堂叔祖特意培养送进宫的,和她前后脚进去的人应该不少,当时五皇子也才两三岁吧,他这是为以后准备。”

  一直听得一头雾水,已经放弃提问的白二郎瞪大了眼睛,听懂了这一番话,忍不住脱口而出,“五皇子要去争位吗?”

  杨和书就忍不住笑了,摇头道:“他一个两三岁的娃娃,知道什么是争位?那不过是他的外祖父给他准备,以防万一的。总不能将来他真的有此能力或有此想法时才准备人手吧?”

  都说了各世家都会往宫里送人手以待将来。

  这点付出,他们给得起,只看将来的机遇,能成自然最好。

  白二郎还没想明白,白善已经心思电转,想到刚才杨和书和唐鹤的话,他道:“五皇子没有这个意思,所以杨溶是要逼五皇子不得不争?”

  杨和书没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以对,这毕竟是诛族之罪。

  但沉默足以说明一切。

  满宝和白善一起皱起眉头,问道:“那杨侯爷的意思呢?”

  这次杨和书回答了,“我父亲无意参与。”

  白二郎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还好,还好。”

  大家就一起扭头看他,满宝暴躁道:“你闭嘴!”

  白善则直接拿起桌子上烤好的一盘肉塞他手里,“快吃。”

  白二郎拿着盘子一脸抑郁。

  无意参与,而不是反对,也就是说,他在听之任之。

  杨和书再这一点儿上倒不避讳,道:“他自以为进可攻退则能立即抽身离开,却没想到他和杨溶那边牵扯太深,此时已经很难撕扯开了。”

  他看向唐鹤,问道:“若我没猜错,这次你们从宫中查出来的探子中,有一部分是我父亲放在里面的吧?”

  唐鹤没点头,但也没摇头,他不能将机密外泄,他可什么都没说。

  杨和书就扭头对白善和周满点点头,“徐雨很难接触到那些人,更难发现,我更倾向于他们之所以能找到人,是因为杨溶的探子出卖了我父亲或我祖父安插进去的人。”

  唐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悄悄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唐夫人气得伸手拧了一下他大腿。

  唐大人嘶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没敢叫出声来。

  满宝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些探子嘴巴就这么硬,什么都没招供吗?”

  杨和书喝了一口茶,唐鹤左右看了看,见大家都看着他,只能含糊道:“也不是……”

  “就算招供,知道自己主家是谁的也不多,”杨和书也不为难他,直接代他道:“比如徐雨,她就不知道她在为谁效命。但这并不代表大理寺就拿他们没办法。就算少一部分口供和证据,但情理在,他们就能问罪。”

  “比如于水是杨溶的管家,只要确定了是于水指使的徐雨,即便他将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随便找个借口说他就是想害太子和太子妃,大理寺也不会信,该问罪杨溶还是会问罪杨溶。”

  这就是合乎情理。

  于水是他府上的管家,不是他们说无关就无关的,连傻子都不信的话能糊弄谁?

  所以他们得给皇帝找个首罪。

  而作为水乐街杨府的姑奶奶,杨贵妃自然也可以指使于水为她办事,她是顶罪的最合适人选。

  杨和书对俩人道:“你们要去见五皇子,大可以直接告诉他,我父亲和杨溶牵连过深,一旦杨溶被问罪,我父亲有可能会被他连累,所以他劝他们母子认下这事儿。”

  白善很好奇,“杨学兄为何不愿意救杨侯爷?”

  杨和书苦笑道:“我这才是救他,壮士断腕,虽失一臂,但保全了其他,大可以重整旗鼓,他这样,不仅会让自己身陷泥淖不可自拔,也会让整个杨氏被拖入深渊。”

  此情此景若是去年,太子无子,还是那样暴躁易怒,自暴自弃且不理政事,他倒是会考虑推一手,让太子和恭王两败俱伤后再推五皇子上位。

  可今年太子不仅有了孩子,性情也慢慢回到了过去,重新得到朝臣的支持,帝后又都宠爱信重他,五皇子本就机会渺茫,何况五皇子自己都没那个心思,直接连那渺茫的机会都没有了。

  杨和书最不喜强人所难,五皇子既然没有那个心,杨溶如此处心积虑的拉五皇子下水就很为他所不喜。

  很多话他不方便和周满等人说,甚至,他都不能和身边的妻子与好友道出口,因为那是各家心底最卑鄙的打算。

  各家,尤以崔家为首,很不喜太子。太子手段凌厉与当今如出一辙,不管他们面上怎样友好与隐忍,都改不掉太子与皇帝心底一样的果断与傲气。

  他可以看到,至少未来二十年内,太子会像陛下一样重推官学,广开科举,进一步收缩定品举官之措;氏族志已经修过一次,谁也不知道太子登位后还会不会再修一次,崔氏已经从一等降到了三等;各地世家豪门侵占良田的不在少数,陛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到太子上位,为了立威,他肯定会拿此事开刀……

  连他都能看到的将来,他那些各位世交叔伯们肯定也都看出来了。

  显然,他们更想要一个能够与他们共治天下的君王。

  可是,皇帝和太子想做的那些事,除了重修氏族志那一条外,其他的也都是他杨和书想做的。

  所以在他看来,他和皇帝太子的政见是相合的,而和他父亲……

  杨和书叹息了一声,扭头看着窗外的天色道:“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若没有了,就起身过去吧,这会儿应该刚刚好。”

  “有!”满宝举起手,认真的问道:“五皇子不顶罪,大理寺最后会怎么判杨溶,还有那些往宫里塞探子的人家?”

  杨和书想了想后道:“可能会被罚没一些土地吧,杨溶,可能会被流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