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000】 不良少年亚索

作品:亚索的英雄联盟|作者:夜隐枭|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0-04-27 21:06:10|下载:亚索的英雄联盟TXT下载
  初生之土,艾欧尼亚,纳沃利行省,和风村。

  湛春节①刚刚过去,灵柳的飞絮还在春风中飘扬,小小的村庄里,处处都弥漫着绽春沃土的芬芳。

  这是锄头和铁犁翻过沃土后的味道,灵柳吐出嫩芽后,初生之土活跃的魔法元素在混入了精神能量后,调和出的别样共振。

  在这美好的绽春②之际,和风村的适龄少年们正在齐聚村子中心武场里,接受着至关重要的教育——在这为期十天的教育之后,他们会接受一次专门的测试,测试的结果将决定他们是回家务农,还是去疾风剑派,踏上剑豪之路。

  不过,也许是因为担心家里春耕人手不足,也许是因为外面绽春时节的野花太香,虽然少年们都知道现在的课程很重要、直接关系着能不能进入疾风剑派,也在来之前被家长们耳提面命一定要努力学习,但真正坐在这,听一群老人絮叨了好几天,任谁都不能如一开始的时候那样,心无旁骛。

  所以,在疾风剑派的武场里,求学的少年们看起来大多都有些心不在焉。

  对于这种情况,讲课的素马长老早就是见怪不怪了——见多识广的疾风长老很清楚外界的变化对年轻人有着怎样的影响,当绽春到来的时候,成年人尚且会受到影响(艾欧尼亚人生日在冬天的超过一半),更何况这些毛头小子呢?

  毕竟是绽春啊!

  然而,在这个躁动不安的课堂上,有两个少年的表现与周围人完全不同,他们一个是早早来到武场,主动坐在第一排,努力的聆听素马长老讲授的永恩;还有一个就是在倒数第二排,完全神游天外的短发小混球,花名册上说,他叫亚索。

  前者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春天躁动的魔法和活跃的精神能量似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至于后者……溜号溜到脑袋都快伸到窗户外面的人,也不多见。

  “亚索。”饶是素马长老和蔼敦厚,见到了亚索这副样子之后也感到有些气不顺了,于是他干脆点了这个混球的名字,“你来演示一下,如何让疾风萦绕在身边。”

  “啊——我吗?”被点名的亚索明显愣了一下才缓缓起身,“怎么演示?”

  眼见亚索忽然被点名,整个武场课堂瞬间沉寂了下来。

  疾风萦绕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绝大多数试图学习疾风剑道的人都会卡在这个环节,摆明了杀鸡儆猴的素马长老在入学培训的时候就这样提问,明显是看亚索不爽,这时候如果还敢开小差,恐怕亚索答不上来后,下一个问题就会问到自己的。

  至于亚索会不会因为答不上来而彻底失去进入疾风剑派的资格……这时候除了永恩就没人在意了。

  “尽你所能,按照我之前讲的,使用疾风之力。”

  “好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亚索并没有因为答不上来而显得尴尬,他摸了摸自己还没有长出胡茬的下巴,然后微笑着打了个一个响指。

  下一刻,清风徐来。

  夹杂着花瓣和柳絮的清风如同是亚索最好的朋友,随着亚索的呼唤而来,自然的萦绕在了他的身边。

  这风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清新,随着清风的到来,整个教室里所有人都感觉到精神一振,躁动的心思有所收敛,昏沉的脑袋也迅速清醒了起来。

  见到了这一幕,素马长老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倒是想要给亚索挑刺,批评风不够疾,但当这抹清风拂过窗沿时,窗棂上的刻痕却让他将自己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个小家伙不是一个混蛋,而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天才。

  上课睡觉什么的……肯定是昨天学的太晚了,没睡好!

  于是,这一天起,疾风剑派多了一个传人。

  ……………………

  接到了免试入学的通知后,亚索在午休后就选择了离开,一方面是为了避开自己哥哥永恩的絮叨,另一方面……则是在查看奖励。

  没错,这位亚索是个穿越者,意外顶替了原来的那位。

  “主线任务【扮猪吃虎的入学】完成。”

  “附加任务【恐怖如斯的天才】完成。”

  “任务评级:A,获得奖励:《疾风奥义》,头衔【疾风小天才】。”

  “【疾风小天才】:亚索,你TND真是小天才。”

  看着自己的系统界面,亚索一阵蛋疼。

  《疾风奥义》是之前素马长老的讲义,一本工工整整的、以亚索笔迹写的课堂笔记,除了给永恩当课后辅导之外,似乎没啥大用。

  至于这个该死的头衔,怎么看都像是嘲讽……

  无奈的摇了摇头,亚索轻轻叹了口气——自从有了这个系统,他感觉自己正在从儒雅随和走向不可名状,瞧瞧这一个个的任务,总透露着欠揍的气息。

  算了算了,看看下一阶段的任务是什么吧。

  确认了奖励,将那本《疾风奥义》夹在了腋下,亚索开启了下一阶段任务的三选一。

  “【最靓的崽】:成为整个疾风剑派最靓的崽,获得疾风剑派所有人的一致认可和交口称赞。”

  “【最冷的剑】:让自己的剑成为疾风剑派最冷的剑,让每个见到你的人都发自内心的说一句:他的剑是冷的。”

  “【最浪的人】:让所疾风剑派所有人都认为你是最出人意料的家伙,没有人能够看透你的真实想法。”

  嗯,又是熟悉的配方。

  明明是三选一,但看来看去,只有一个可以选的。

  毫不犹豫的,亚索选择了最后一个【最浪的人】——生而为亚索,不浪怎么行,扮帅和装酷都不是自己的强项,恐怕只有在出人意料的道路上,自己才能找到最舒服的姿势。

  愉快的决定了自己接下来的道路,亚索吹着口哨踏上了回家的道路——既然已经拿到了免试入学的资格,那下午就没必要去武场遭罪了,那里又没有可爱的小姐姐,一群半大小子听一个老头子讲课,那可是太无聊了。

  然而,半个小时之后,亚索走到了道路的尽头。

  前面不是自己家的柴门,而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似乎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

  不信邪的亚索转过头又走了一边,然后转来转去又来了这里——看着周围似曾相识的场景,亚索终于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

  “这是哪?”

  ————————

  【注释1】湛春节:艾欧尼亚的传统节日,是艾欧尼亚灵柳吐出新芽的时候,也是精神能量和物质世界交汇的时候,在这期间,生者共饮灵茶,并与他们逝去的亲人交谈,确认他们安好并让他们知道自己依然被铭记。通过湛春节,人们得以放下旧痛,寻得安宁,在失去以后继续前行——节日过后,逝去的亲人将会返回精神领域,他们知道家族兴旺,因此心满意足。

  【注释2】绽春:绽春就是初春、是指湛春节结束后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精神能量会弥漫在整个艾欧尼亚,让这片初生之土充满勃勃生机——对人来来说,这是一个容易萌发爱情的时候,而对于瓦斯塔亚来说,这更是繁育后代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