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60 我已经死了

作品:学魔养成系统|作者:给您添蘑菇啦|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7 07:16:15|下载:学魔养成系统TXT下载
  校医院,小手术室。

  老专家站在仰躺的莫念面前,狰狞地皱着眉,来来回回地吧唧着嘴。

  犹如表情包里的那个地铁老人。

  “啧啧啧啧啧……”老专家捶着大腿哀叹道,“年轻人,我这一辈子不开线的记录……毁在你手里了啊……”

  听到这个,李峥也逐渐变成了地铁老人。

  现在不该是考虑这种无聊记录的时候吧!

  “我不是说了……一觉得有问题,就赶紧做做考卷,看看名著的么……”老专家说着又不禁吧唧起来,“啧啧啧啧啧啧……”

  “本来是能控制住的……谁知道……”莫念红着眼睛扭向李峥,努力了很久,还是倔强地扭了回去,抿嘴躺好,“拆……拆了再缝一次吧……大夫。”

  “啧啧啧啧啧……”老专家仔细研究了一下莫念的状况,只苦恼摇头,“这都豁了……都开始结痂了……唉……我当时问你,下大刀还是下小刀,你还非让我尽最大可能,多弄下去一些……你瞅瞅,这剩下的资源本就很紧张……现在这么一豁……怕是连不起来了啊……”

  莫念惊问道:“连……连不起来会怎样?”

  “就是要用其它地方的皮来衔接一下……很影响体验……”

  “别啊,大夫!!”

  “先别慌……”老专家抬了抬眼镜比划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你年纪轻轻的,而且资质……确实不凡,我感觉应该还能再抻拉一下。”

  话罢,老专家回身戴起手套,颇为严肃地说道:“我可跟你说清楚,这东西就像气球一样,虽然有抻拉的空间,不过是很有限的。我的医术,也只能再来这一次了,而且再这么搞,术后外形也不会好看,搞不好会像……会像……这样,你把西红柿放微波炉里加热十分钟……感受一下它端出来的样子。”

  “……”莫念死咬着牙,俩眼一闭便躺死过去,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滑下,“来吧,大夫,也只能这样了……赎罪……我是在赎罪……”

  李峥也不忍再看,这就拿着一堆单据出去缴费了。

  刚开门,倒是撞见了门口聚来的几名护士。

  “小刘你骗人的吧,不可能的。”

  “哈哈!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谁知道竟然开线了,哈哈哈哈。”

  “那……那快敲门……不亲眼看见我是不会信的。”

  “可咱们用啥理由进去啊?”

  “就说……参观学习。”

  “可……咱们这么多女护士……会影响患者手术状态的吧?”

  “那就一个一个进去看。”

  “我先!”

  李峥听在耳中,疼在心里。

  念宝儿,这次一定要挺住啊。

  冲出了护士包围网后,林逾静也才迎了上来:“他还好吗?”

  “医生说会尽力。”李峥攥着莫念的医保卡叹道。

  “那些护士……”林逾静满脸敌意地看着排队参观的队伍,“对罕见人群有好奇心很正常,不过这么参观,会让人家不舒服的吧。”

  李峥想想也对,他倒没觉得莫念会介意,只是怕再出岔子。

  “那你等一下,我过去制止她们。”

  然而还没等李峥出手,第一个进去参观的护士就已经被老专家骂了出来。

  “别的你们随便看,这个真的不行,你们这是在玩火!”

  可即便是被骂出来的,那个护士依旧满脸精彩,与同伴们聚在一起使劲比划着讲述起来。

  “唉……”林逾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太难了……能做出这种决定,真的好有勇气。”

  “嗯……”李峥跟着抿嘴,“确实,成年人一般很难迈出这一步,我都是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我爸硬拉着我做的。”

  “????”林逾静瞪眼看李峥看了很久,“你……你……你也?”

  “怎么了?”李峥抹了下鼻头笑道,“我爸说,这样会更有男子气概。”

  “等等!!”林逾静双手抓头死皱着眉思索起来。

  好像理解错了!

  仔细想想,莫念如果是跨性别者,应该会住在女生宿舍或者单独宿舍才对……

  所以,这个手术……是个别的手术?

  让男孩更有男子气概的手术?

  这……到底是什么手术?

  就像让女孩子更有女人味的那种手术吗?

  难道男生也能……

  林逾静越想越奇怪,最后推开李峥就笑咯咯地跑啦:“恶心!”

  “呵。”李峥笑着就追了上去。

  老李诚不欺我。

  果然,更有男子气概了一些。

  ……

  帮莫念办完手续后,手术似乎仍要持续一段时间,二人等着也是等着,不如挑个没人的地方等,这便又下楼围着医院溜达起来。

  聊着聊着李峥才知道,原来林逾静的闭关也是找姥爷制定的修炼计划。

  姥爷虽然对各学科新的前沿知识了解有限,但基础绝对扎实到连快渣都掉不下来,硬是把林逾静偷奸耍滑避过的地方都重新夯了一遍。

  此前与姥爷的谈天中李峥其实已经发现,姥爷并不满意静静的学习思路,沈家人走的都是踏实的路子,风格严谨,力求没有破绽。

  可林逾静,似乎更多地遗传到了她父亲的那一套。

  年幼时,姥爷就扳了很久,饭前推质数这种事,是真的发生过的。

  但林逾静每次都用自己的方法解决姥爷的难题,恰饭恰得饱饱的,姥爷也只好认了。

  林荫中,随性行走的二人一谈到姥爷就都乐呵起来。

  “你别看姥爷那样,其实好粘人的,我跟他最好了。”

  “嗯,姥爷很好。”李峥叹道,“不过,他粘着你,可能也是怕失去你吧。”

  “说人话!”

  “咳……”李峥尽量谨慎地说道,“如果我是他,最怕的事,应该就是突然有一天,你去找你父亲了。”

  “???”林逾静顿时止步,委屈地瞪着李峥,“是不是我必须改了姓才能让你们放心?不然我就是一个随时有可能抛弃一切感情去享受荣华富贵的人?”

  “哎哎哎,不聊这个。”李峥连忙回身搂了过去,“我只是说姥爷的心态,不代表我。”

  “我知道……”林逾静低着头,勉强认搂,握着拳头道,“他就算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连看都不会看的。”

  “嗯……我真的还好,你想怎样我都支持。”

  “不只是你。”林逾静攥着拳头道,“我如果理他,姥爷该有多难过……绝对不,绝对不要因为这个人再次伤害对我最好的人,绝对不……”

  “明白了,我找机会把你的决心告诉姥爷。”李峥呵呵捂嘴,“他不得爽飞了。”

  “不许说!!”林逾静脸一红,“我就只告诉你的,别人问他的事情,一律唔唔应对。”

  “的确,唔唔是无敌的。”

  “好啦,不说这个啦。”林逾静扭了下身子,“差不多了,撒手吧,好痒。”

  “哦……”李峥这才抽回搂腰的手。

  可恶。

  本来暗暗用了很多手法的。

  她却只感觉到了痒。

  林逾静这才伸了个大懒腰,跟着眯起眼来:“好了,你已经在我们班宣誓过主权了,然后呢?”

  “然后?”李峥眼儿一瞪,“实践主权?”

  “起开起开!”林逾静哼声骂道,“是该我了,我也要去英培宣示主权。”

  “需要么?”李峥挥手道,“莫念不是已经认识过了,他回去会说的。”

  “不不,对于这种事,男生非常不值得信任。”林逾静抬手摇头,“课表发过来,选一节英培的课一起听。”

  “不用了吧,物院杀杀就好了,英培我还要混的。”

  “你还知道啊?就好像我不用在物院混一样!”林逾静龇牙骂道,“回去好多人就要说闲话了,我又只能唔唔应对。”

  “那好吧……”李峥拿出手机,非常悲伤地把课表传了过去,顺口道,“对了,我起了一个课题,生物、化学方面的,实验相关,还有一个位置,要不要参与一下?”

  “我知道。”林逾静一乐,这就又叫嚣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姥爷告诉我的。”林逾静摇头晃脑乐呵起来,“他还说,如果请我加入,就是你推不动了,要间接求他帮忙,是个靠不住的小白脸。”

  “??!”李峥不禁愤然,“姥爷未免太小看我了!”

  “哈哈,主要是生物、化学方面我也不感兴趣,就不添乱啦。”林逾静话刚出口,又意识到了什么,眯眼问道,“组里有女生吗?”

  “有的,一位学姐,一位混血留学生。”李峥说着又看了眼手机,“等等差不多要回教学楼了,午饭前有一场立项问询。”

  “好,我陪你去。”

  “你又不参与,捣什么乱?”

  “领地!主权!”

  “无聊。”李峥摇头道,“学姐是一个很孤傲的人,一看就知道心无旁骛,只与知识做伴。留学生更不要提了,才14岁。”

  “这么小,比风风还小?”

  “很神奇,似乎小学就开始就跳级了。”

  正说着,莫念的信息传来,手术进入收尾阶段,可以准备来接了。

  “不好,要完事儿了。”李峥心下一紧,连忙四下张望起来:“机会难得,你看,这里没人什么,不如我们抓紧时间……”

  林逾静顿了很久,终是扭身点了点头。

  然后,深呼吸。

  没办法,根据上次的经验……

  必须吸足了气才能应对。

  可她刚一吸。

  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尾随的一副眼镜。

  就喷出来了。

  “啊!”

  李峥跟着回头。

  是杨军!

  他一直在尾随?

  杨军手足无措,支吾难言,也不知该躲还是跑。

  “你一直在?”李峥惊问道。

  “一……一直在。”杨军侧过头,有点委屈,“哥你不记得了么……我们一路扶念哥过来的……一起办的手续……但好像你们都看不见我的样子……我就……我就跟着吧……跟着跟着就跟到这里了。”

  的确,李峥好像从见到林逾静的那一刻开始。

  就完全不记得这个人的存在了。

  于是,杨军又跟着他们回到了医院。

  ……

  李峥再次进入手术室的时候,莫念正一脸安详躺着,呆望着天花板,像是圣人。

  老专家在洗手池前,疲惫地坐着继续清洁工作,哀声连连。

  “太……太累了……我的针法……明明是20分钟的手术才对……”

  有护士挡着,李峥也不敢看,只走到老专家身旁询问道:“大夫,结果如何?”

  “很勉强。”老专家抬手比划起来,“我真的是发挥到极致了,非常非常勉强地才缝合上,这次千万保护好他,千万好好休息,要是能送庙里住一阵就更好了……”

  “您辛苦了,一定保护好他。”

  “丑话我可说前头。”老专家正色点头,“再崩了,神仙也救不回来了,会烂得不成样子,对伴侣的视觉感受是毁灭性的打击,搅屎棍都比那个强。”

  “一定不会那样的……”

  李峥扶莫念起来的时候,旁边的护士一脸凝重。

  “莫先生真的很令人敬佩。”护士红着眼睛道,“他坚持不打麻药,局部麻醉都不要,说是马上还要去问询会,不想思路有任何干扰。”

  “!”李峥转头望向莫念,感不敢同,身不敢受,唯有感激涕零了,“莫兄,问询交给我就好了……你快快随杨军回宿舍养伤。”

  “没事的,我有必要传达生物学院方面的指导意见。”莫念回望着李峥,目光坚决如铁,“别让我停下来,Ukulahlwa已经做不了,学习,学习,我只想学习。”

  李峥咬牙点头:“那我……也只能满足你了。”

  这还是头一次,他会因为学习而心疼。

  ……

  11点10分,常刻晴、林茉茗和屠夷寇已经来到了蓟大俄文楼门前。

  俄文楼原名圣人楼,有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几次翻修后,至今仍保持着红窗、白墙、青瓦的古朴设计。

  作为英培学院的办公楼,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了。

  只是,门前的风景很不合适。

  这三个人杵在这里。

  像是一个拎着女儿的早婚妈妈,外加一个蹲着抽烟等日结散工的老挂哔。

  好在,他们并不用维持太久。

  来了,李峥他们来了。

  一瘸一拐,一步一挨的来了。

  “我艹……”屠夷寇一惊,扔掉了烟头就小跑过去,“念……你不会是……”

  林茉茗则拉着常刻晴的胳膊问道:“莫念叔叔淘气摔断腿了吗?”

  “……”

  常刻晴,默然不言。

  原因无它。

  只因李峥身旁,还伴着一个女生。

  咔!

  晴天,也有霹雳。

  常刻晴身子一晃,反倒要抓着林茉茗才能站稳……

  不,抓着林茉茗也站不稳。

  “哎哎哎!”

  他们一起坐了一个屁墩儿!

  众所周知,小孩子不怕摔。

  林茉茗没事人一样扭身摇晃起来。

  “怎么了,姐姐?”

  “贫血。”常刻晴冷静起身,掸了掸裤子。

  是失恋!

  我失恋了!

  “要好好吃早餐啊,肉蛋奶肉蛋奶!”林茉茗说着,放下双肩背,拿了两块巧克力棒塞了过去,“呐,给你吃。”

  “谢谢。”常刻晴接过巧克力棒,远远瞪着李峥,想也不想,一口下去,拦腰啃碎。

  渣男!

  负心学弟!

  长得帅的没一个好东西!

  完了,被渣男伤了。

  这次是真的伤了。

  巧克力吃在嘴里都没味道了。

  “你还没撕包装啊,姐姐。”

  “啊。”

  撕扯包装纸的时候,屠夷寇和李峥一起扶着莫念走了过来。

  “念啊……你受苦了。”屠夷寇低头自骂,“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是我自己的修行不足罢了。”莫念淡然道,“现在开始,再没有任何欲念能牵动了。”

  “念,别这样念,这么说话的人都死了。”屠夷寇跟着扭头道,“这位是?”

  “拙荆,林逾静。”李峥答道。

  “拙你妹。”领袖大笑道,“这都可爱的掉出渣来了。”

  李峥同样大笑:“拙是指我自己,荆才是她。”

  “说多少次了,说人话。”领袖再次大笑,“照你这么说,拙荆翻译过来不就是‘被本猪拱了的好白菜’。”

  李峥寻思道:“确有此意。”

  听着他们这样的对话。

  常刻晴大口啃着塑料包装,眼中满是封心葬爱。

  互相介绍之中,林逾静也在偷偷打量常刻晴。

  哇哦。

  这个表情。

  这个吃塑料包装的痴迷程度。

  果然是一位学痴。

  放心啦放心啦。

  反倒是……

  旁边的那个混血小朋友。

  举手投足,眉宇之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林茉茗身上。

  她感觉……这位刚来的姐姐好生面善。

  好想去抱一抱赖一赖啊……

  但是,要矜持……不能就这么贴上去。

  不然又会被当成玩具宝宝的!

  当林逾静和林茉茗俩处在同一个视野下,就连李峥也品出了奇怪的味道。

  是猫贱味儿,对,林茉茗也有。

  林逾静反复打量着林茉茗,凑到李峥耳边颤颤问道:“她……父亲是华人,还是母亲是?”

  “父。”

  “比我小5岁?”

  “嗯。”

  “……”

  林茉茗也同样拉了拉常刻晴:“姐姐……我……我感觉……说不出来啊……”

  “我也是。”常刻晴狠狠咬掉了第二根巧克力棒的包装。

  林逾静与林茉茗纠结对视片刻后,终是回身转头。

  “我还是先走吧。”

  “要不要我帮忙问问?”李峥轻声问道。

  “不要。”

  “好。”

  林逾静就这么硬生生的离去。

  搞得林茉茗非常失望,几次抬手想叫又不知道该说啥。

  “唔……”林茉茗可怜兮兮峥问道,“她是不是……吃醋啦!”

  “没。”李峥只随意挥手,“我俩吵架了。”

  “哦……”林茉茗依旧不舍地望向那个背影。

  “喂喂喂。”领袖拍了拍手道,“怎么氛围这么奇怪,难不成你们两个都吃醋了?”

  “谁啊?”林茉茗立刻鼓嘴瞪眼,“最讨厌李峥这样的了,有事没事就欺负那个姐姐!”

  “呵呵。”常刻晴只回以蔑笑。

  吃醋?

  不。

  我已经死了。

  领袖也是身子一抖。

  岂止是吃醋……

  这踏马是李莫愁啊。

  “好了,上楼吧。”李峥拍了拍手道,“科学边际的征途,就从俄文楼开始,出征!”

  瞬间,旁边四个人的脸都寒了下来。

  硬来,没对上味儿啊。

  待他们都进楼了。

  一副眼镜仍然默默站在原地。

  对着空气挥手。

  “再见……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