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三十五章 鱼人效忠

作品:流浪之城|作者:天府酒客|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16 07:21:35|下载:流浪之城TXT下载
  身后传来咿哩哇啦的肯达瓦语,水鬼王也咿哩哇啦地回应。人类的嗓子很难精准模仿肯达瓦语的发音,水鬼王却毫不费力,语音语调非常接近,真难为他了。

  骆有成回头一看,大奶奶带着四个同样金灿灿的鱼人走进了实验室,其中三个骆有成非常熟悉,达伽娜、伊任娜和伽伽瓦。另外一人骆有成见过,但不知道名字。

  水鬼王介绍说他叫亿佳瓦(一家挖),意思是热流喷射者。异能和名字一样,可以喷出上百摄氏度的热流。水鬼王为他检查过,他的口腔两侧各有一根喷管,能喷射出两种不同的化学物质,化学物质混合后快速反应,产生高温气体。

  为了让骆有成能和他们更好地沟通,水鬼王给他发了一个肯达瓦语言包。一年大半年的时间,鱼人部落第一丈夫已经彻底掌握了夫人的娘家语言。这老家伙在语言上比科研更有天赋。

  骆有成也能通过意识交流和肯达瓦鱼人沟通,但那是点对点的。群聊还是说话更方便。有了语言包,鱼人们说的话骆有成的单片镜可同步翻译,他们也能听懂华语,交流无障碍。

  随后,骆有成跟着肯达瓦鱼人深入丛林,来到一片湖区,观看他们的异能表演。这里生活着大量的伊里安鳄,成年雄性大约在三米左右,雌性在两米五左右,属于中大型鳄鱼。鱼人勇士们将用最短的时间猎杀一头鳄鱼。

  达伽娜可以让身体变得像水一样透明。伊任娜能远程召唤猎物。伽伽瓦能像章鱼一样拟态,伪装成各种形态迷惑猎物。这三人在水中一般是组队狩猎。伊任娜引怪,伽伽瓦负责迷惑,达伽娜则是猎杀担当。不过,今天他们将各自完成猎杀。

  首先出场的是达伽娜。达伽娜在陆地上同样能让身体变得和空气一样透明,当她再出现时,手中的匕首已经刺入了鳄鱼的咽部。她身体压在鳄鱼身上时,三米多长的伊里安鳄根本无法挣扎。

  达伽娜就像两栖版的商士隐,是骆有成见过的第二个不凭借任何设备就能隐身的人,但在陆地上的速度远不如商士隐。

  伊任娜仍旧使用诱猎的技能。没有听到她发出任何声音,一头体长两米五的鳄鱼仿佛听到了召唤,从湖里爬出来,缓缓向伊任娜接近。临近了,却对伊任娜视而不见,停在原地,似乎在疑惑猎物在哪里。

  伊任娜跳过去,骑坐在鳄鱼背上,一手按住鳄鱼头,另一只手将匕首从鳄鱼头骨后方刺了进去。骆有成知道从前的伊任娜是非战斗人员,但皮皮鱼附体后,两米多长的大鳄鱼在她压制下丝毫动弹不得。

  伽伽瓦拟态成一条鳄鱼,慢慢爬向一头在岸边晒太阳的巨鳄。巨鳄对这个体型小巧的同类没有任何反应。伽伽瓦轻易靠近了巨鳄,发动突袭。他用胳膊箍住巨鳄的长嘴,匕首从它的咽部划过。这仅仅是把普通匕首,但巨鳄的头几乎被这一刀切断,可见伽伽瓦力量之大。

  皮皮鱼对鱼人的力量增幅确实非常大,伊任娜和伽伽瓦从前都是战斗辅助人员,如今都蜕变成了战士。

  亿佳瓦的战斗更加干脆利落,他对鳄鱼喷出一口炽热的气体。鳄鱼想逃,但连半转身都完成,就趴着不动了。它的头被蒸熟了。

  对骆有成来说,前面四位的表现算不上多出彩,充其量和书院的护卫队员的能力相当。大奶奶泉豆娜的表演却让他忍不住喝彩。

  他曾见过泉豆娜在水中堪比鱼.雷的攻击,不曾想她在陆地上也如此犀利。泉豆娜的进攻方式不适合对付趴在地上的鳄鱼,所以她选择撞树。她把自己像一颗炮弹一样发射出去,连续撞断了二十二棵海碗粗细树,才停下来。

  唯一的缺憾是停下来的姿势稍稍有点狼狈,她的尖脑袋刺入第二十三棵树三寸。她不得不弯曲身体,脚蹬树干,手脚一起用力,把脑袋拔了出来。她的身体在空中翻转360°,稳稳落地,下法可以打满分。

  水鬼王得意对孙子说,保守估计,他家的泉泉至少能冲破五公分厚的合金板。

  骆有成对击破五公分的合金板需要多大的力并不清楚,也不知道大爷爷是不是在吹牛。他不置可否。有一点可以肯定,让大奶奶去扎穿魑魍魉这类巨型怪物,应该没多大悬念。

  水鬼王又撺掇骆有成把米豆豆叫过来,给鱼人们激发个异能。他说他现在手上有二十多张皮皮鱼,不知道该给谁,总不能在普通鱼人身上浪费了。最好的办法是看谁能先激活异能,谁就能成为皮皮鱼的主人。

  骆有成心想,合着这老家伙嘴里的两栖勇士队只搞了个雏形。要完成成建制的两栖勇士队伍,还需要书院出人、出力、出物。很难说这老头的胳膊肘是向着书院还是鱼人。

  书院和鱼人目前属于伙伴关系,是朋友,但终究是外人。看在“舅爷爷”的份上,骆有成已经为鱼人做了很多,他并不想对一个外部势力无限制地投入。那就不是交朋友了,而是“金元外交”。

  水鬼王见骆有成兴致不高,把泉豆娜叫了过来,对她咿哩哇啦地说,泉豆娜咿哩哇啦地回应。骆有成有了语言包,他们的对话在单片镜上显示了出来。

  让骆有成惊讶的是,水鬼王想让泉豆娜带领肯达瓦族向骆有成效忠。更让他吃惊的是,女族长很爽快地答应了,连思考的时间都没给自己留。看他们说话时的姿态,仿佛水鬼王才是肯达瓦族的族长,而泉豆娜只是肯达瓦第一夫人。大爷爷御妻的手段着实高明。

  与水鬼王说完话,女族长又咿哩哇啦对着骆有成说了一通,单片镜如实地将她的话翻译了过来。

  泉豆娜解释说,因为肯达瓦族人离不开水,帮不了书院的忙,一直不敢提效忠的事,怕郝迪瓦(骆有成的肯达瓦名)瞧不上他们。现在不同了,鱼人有希望上岸了,希望恩主能收下肯达瓦人。

  高频感知告诉骆有成,女族长说这番话时非常诚恳。骆有成欣慰地收下了大爷爷促成的大礼。

  金灿灿的女族长带着麾下同样金灿灿的四位勇士喜气洋洋地走了,说要去召集族人向骆有成集体宣示效忠。骆有成看着一摇一摆离开的五个翘屁股,心情大悦,人也变得矜持起来。

  “大爷爷,他们还要搞仪式,太麻烦了吧?”

  水鬼王见孙子开心,知道之前所求的事都成了,心情也非常愉快,说:“必须的,生活需要仪式感。”

  趁女族长去准备的工夫,骆有成和大爷爷扯闲天。

  他问起上官旭和陈安妮俩这对牲口夫妇,问他们这次来,是否是和达伽娜等四勇士在水中一决雌雄。他有这么一问,是因为肯达瓦族除了女族长外,只有他们四个让皮皮鱼寄生了。

  水鬼王说达伽娜和伽伽瓦、伊任娜和亿佳瓦两两配对,彼此很忠贞。至于那对牲口夫妻,当时借了他们五张皮,也不知他们去找谁乱搞的,估计还是那几个中年鱼人。

  骆有成又说股东联盟都在用营养液造小人了。他开玩笑地说,既然鱼人不再受发情期的限制,要不要找几个鱼人来试着造小鱼人。

  水鬼王见惯了长鱼鳞的鱼人,想象不出浑身长毛的鱼人是啥样,立刻拒绝了。

  骆有成说大爷爷就像是肯瓦达族的赘婿,啥事都想着鱼人。

  水鬼王说能把妻家的族人都拉进老家的阵营,他也是千古赘婿第一人了。

  骆有成又聊到海蛇王,他突然想起自己答应每年要送给它一条蛇娃娃的,今年忙着活体传送的事,给忘了。

  水鬼王说:“上官旭年初就送来了,还说是你交办的。结果你这正主倒是忘了。上官旭会做人,可交。”

  骆有成说:“上官除了生活作风不正经,其他方面没毛病。”

  水鬼王:“你也别怪他好这一口,和鱼人那个啥感觉确实不一样,没法描述。要不你试试?只要你想,成千上百的女鱼人都会哭着喊着要你。”

  骆有成:“有你这样教唆孙子犯错误的爷爷吗?小心你孙媳妇来找你拼命。”

  水鬼王鄙视道:“小小年纪,就活得这么迂腐。罢了,你做你的好男人,我耕我的水田。”

  骆有成赶紧把话岔到一边去了,他担心再这么聊下去,真会把控不住自己。两人又聊了许久,主要是关于水鬼王在这里的生活状况。大约一小时后,泉豆娜来请骆有成。

  仪式的地点在一处沙滩上,肯达瓦鱼人用木头搭建了一个简易的高台。骆有成上台后,泉豆娜带着四名金光灿灿的勇士站在沙滩上,近三千个鱼人站在浅水里。

  他们先单掌抚心,单膝下跪,呱啦呱啦地向骆有成宣示效忠,动作还算整齐划一。起身后,行书院礼时,看着就乱糟糟的了。临时学成这样已经不错了,骆有成也没计较。

  骆有成对仪式还真的不怎么看重,他在意的是对方是否走心。接收效忠时,他的高频感知扫过人群,让他满意的是每个人都诚意满满。

  这也很好理解。在遇到骆有成前,他们住在海底破旧的长满苔藓的船屋里。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的海底小镇,家家户户通上了电,每天都有水下智能家政为他们送上热气腾腾的食物,生活质量不知道翻了多少倍。跟着这样的主人,谁不乐意呢?

  鱼人们对骆有成的称呼变了,不再是郝迪瓦(海王子),而是“奥迪给”,意思是主人。听着有点像古代曾经流行一时的网络词汇“奥利给”。

  泉豆娜毫无身为大奶奶的自觉,无论水鬼王怎么劝说,她在公开还是私下场合,都坚持称呼骆有成“奥迪给”。她说除非哪一天她不做族长了,否则称呼不会改变。

  为此水鬼王郁闷了很久,自己的老婆叫自己的孙子“主人”,这算怎么回事?算不算做了个套把自己笼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