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66章 她的决定

作品: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作者:红豆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22:08:08|下载:废材娘娘你面具掉了TXT下载
  但就在他要把绣球还给女方家里时,意外看到了那个抛绣球的姑娘,是个淑娴端庄的美人,当即高武贤就改变了心意,决定留下来。

  高武贤放弃了武科,做了赘婿。不过女方也姓高,倒是也不必分两家,都一个高姓。

  成亲四年后,高武贤的妻子高氏终于怀孕了,高武贤大喜,特意送信到了三公主府。敏英的夫婿伊重身为驸马爷,一身清闲,正好他也想念这个义兄,便和敏英商议后,得了敏英同意,去了宋州。

  结果,等他们到了宋州,面临的却是一场灭门惨案。

  整个高家都被烧了,阖府上下,没有几个全乎人。高氏也在其中,算是比较好辨认的,因为她怀了孕,身体特征明显不同。有一具身量高大但面具全非的尸体,瞧着像是高武贤。

  伊重帮高家人收了尸,又在宋州逗留了两个月余,追查此案。最后因敏英又有了身孕,才算回了京城。

  而高家的灭门惨案,也成了一桩悬案。

  昨日,公主府突然送来了一块玉珏。而那块玉珏和伊重一直带在身上的玉珏,正好配对。敏英忙着人查,是哪儿来的玉珏。

  最后得知,是山神庙‘厉鬼’案的凶犯,而且那个凶犯一脸烧疤……

  敏英立刻去了一趟天牢,见到了那个凶犯,一番交谈后,确定了他确实就是她夫婿的义兄高武贤。

  高家被灭门时的那场大火,他侥幸逃过一劫,但也身受重伤,这些年全凭一腔恨气活着。直到前些日子,他把最后一个人杀了,大仇得报。

  本来他还想要回宋州去,在妻儿的坟前了此残生。没想到终是回不去了。他身上一直带着一块玉珏,是他和他的好兄弟,结义的证明。不想它随着自己沦落到乱葬岗,就让京兆尹帮忙送到了敬惠公主府。

  敏英公主也很可怜同情他,所以进了宫来,看是不是能酌情改判,留高武贤一条命,哪怕是流放呢。怎么说也是她夫婿的兄弟。

  叶清晏答应帮忙问一问萧长綦。

  其实并非没有机会。

  萧长綦是惜才之人,就连叶弘佑那种渣人,都能找到有用的地方。高武贤能认出三才阵,内腹才华是肯定有的,全看萧长綦要不要用。

  萧长綦得知敏英来给高武贤求情后,看着叶清晏,手指轻轻叩击御案,“姣姣的意思是?”

  叶清晏想着那个在山林里所见的满脸烧疤的男人,一瘸一拐步履蹒跚的拖着浸血麻袋往前走。

  因为用念力攻击了他的意识海,所以有看到过他的灵魂,并非大恶之徒,他的灵魂仍保持着他原本的模样,而非烧伤的外形。一个灵魂邪恶的人,他的灵魂也会是狰狞的姿态。如叶敬宁,虽然皮囊美艳倾城,但内里的灵魂如鬼。

  “他为什么能认出三才阵?”

  “他师承万阵宗,一个已经散了的江湖门派。学过一些阵法,其中就有这种天然幻阵。”

  “那……陛下觉得他有用吗?”

  “能用也能不用。”萧长綦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叶清晏皱眉,“臣妾要再见见他,问问他的意思。”

  “可以。只是天牢是很污秽的地方,朕命人把他带来乾元宫。”

  “呵,看来陛下还是想要起用此人。”叶清晏明白了。

  萧长綦挑眉,伸手向她。

  叶清晏走过去,倚在他的怀中,“三皇姐的夫婿是那一次武科的武状元吧?”

  “对。三姐夫曾经说过,他有一个比他更高才的义兄,可惜他没能参加武科,否则武状元不见得会是他。”萧长綦把她头上一支有些松坠的凤钗,重新插了插,“从他的才学上来说,是个可用之人。”

  “如此,臣妾没必要看了吧?也算是给三皇姐一个面子。”

  萧长綦淡笑了下,“如果想要用他,起码要先不让他死才行。而姣姣的医术,或许能救他一命。”

  “救他?他难道快死了不成?”

  “他大仇已报,生对他来说只剩折磨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那臣妾见他还有什么用,便让他去了算了。”叶清晏从萧长綦的怀中转出,拿起御案上的一支朱笔把玩。

  萧长綦倚着龙椅背,看着她娴熟的转笔,笑道:“所以朕说,可用也可不用。”

  “如果要用,那臣妾就要给他治病。不用的话,即便是不判死刑,他也没几天可活的了。本身他就已经没有生念。”

  “全看姣姣的决定。”萧长綦道。

  叶清晏看着手中的赤笔,笔杆是紫竹的,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五爪龙纹。

  ……

  高武贤跟着狱卒来到了皇宫的东安门前。

  曾经,他幻想过来这个地方,以武举人的身份。后来他一见倾心了高氏,便断了那个梦想。没想到,他都已经快要死了,却来了这个曾经梦想之地。

  一名穿着太监衣服,但是看其模样实在是不像太监的人,从东安门内出来。上挑的细长眼睛,精光内敛,应该是个狠角色。

  “你就是高武贤?”宫程问道。

  高武贤不语,死寂的眼神看着他。

  押解高武贤的狱卒,见其穿着管事太监才能穿的太监服,忙恭敬道:“回总管大人,他就是高武贤。”虽然不认识宫程,但是宫里的管事太监,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嗯,你先回吧。高武贤,随咱家进宫。”宫程从不低看任何人,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哪怕是他马上要杀的人,也是礼待有加。

  所以和宫程相处过的人,基本上对他只有深深的忌惮,称他是一个笑面恶狼。

  高武贤跟在宫程的身后,看着这个长身玉立的太监,若他换上锦服华袍,绝不会有人怀疑他是一个名门贵子。

  他不吭气,宫程也没有说话。

  因他是瘸腿,所以宫程的步调也变缓,随着他慢慢走。

  “你是谁?”终于,高武贤开口了,破锣一样的嗓音。

  宫程笑了下,本就俊逸的脸庞,愈发让人眼前一亮,“宫程,御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