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25章,救不回来了

作品:小妻吻上瘾|作者:洛心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11:23:03|下载:小妻吻上瘾TXT下载
  卓然夫妇见沈歆旖这般,纷纷忍俊不禁。

  他俩都停下了工作。

  卓然带着草帽,穿着黑色雨靴,一脚踩在木板上,一脚踩在草地上。

  曲诗文戴着手套,也从奶牛身下钻出来,笑望着她:“皇后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吧,是想吃什么了吗?”

  曲诗文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有信心的。

  尤其是倾慕他们三兄弟,都是吃曲诗文亲手做的三餐长大的,有时候倾容偶尔进攻,还会专门喊着撒娇似的,要诗姨给做个菜。

  沈歆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想到倾容两口子那边已经十万火急,也顾不得了。

  她硬着头皮道:“然叔,诗姨,你们是不是有个孙女叫曲蔓蔓?”

  卓然两口子显然没想到她问这个,都有些讶然,纷纷点头:“对啊,是小风家的闺女。”

  沈歆旖叹了口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是这样的,今天大皇嫂跑去市区的草药店抓药,想给泽建冰冰调理身子,优生优育,可没想到,她刚进去就看见了……”沈歆旖只能客观地将想想叙述的画面阐述了一遍。

  而后,她抚了抚额,又一脸为难道:“现在泽功还在医院里躺着,蔓蔓就陪在他身边,这两个孩子……大皇兄那个性子,这些年磨练的执法无情、六亲不认,那真是往死里打的。

  蔓蔓扑上去抱着泽功,两个孩子一副同生共死的样子。

  父皇母后还不知道泽功被打的事情,也不知道蔓蔓怀孕的事情。

  刚才大皇嫂打电话过来,她自己都吓懵了,哭着问我要怎么办才好。

  她哭着说,这事儿就像是天灾一样砸在她头上,她都觉得没脸来见你们,不知道要怎么跟你们交代,现在她只觉得把泽功打死了都不解气,就来问我的意思。

  我……我哪里知道要怎么办呀。

  横竖这两个孩子已经这样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考虑一下蔓蔓的孩子到底要不要,还要双方家长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才是。”

  曲诗文傻眼了。

  蔓蔓……因为她跟卓然都特别亏欠小风,所以前半辈子大部分积蓄都在小风跟慕家姑娘结婚的时候,给了小风了。

  后来,有了小风也有了一对儿女,儿子已经在工商部门正式入职了,蔓蔓却喜欢跳舞,就考上了军区歌舞团,然后分配到什么部队去当舞蹈演员。

  如果没有记错,这还是蔓蔓的实习期。

  怎么就能跟泽功联系上?

  这两人是怎么撞上的呦!卓然忽然想起来:“泽功少爷管理的那个军区,是不是刚好就是蔓蔓歌舞团在的那个地方?”

  曲诗文:“……”沈歆旖小心翼翼观察他俩的反应,提醒道:“那个,倾慕给我打电话了,他也是大发雷霆,责令孝贤王府那边来人跟你们当面道歉,豆豆哥也已经亲自去接小风哥他们了。”

  曲诗文:“那,那就见面再说吧。”

  沈歆旖哀愁:“这事儿到现在,父皇母后还不知情呢。

  我……我不敢说……”她哀求地望着卓然两口子,意味明显。

  卓然两口子到底是长辈,见小贝拉这么胆怯为难,一时也心软。

  他俩对视了一眼,曲诗文道:“我们去跟四少说吧。”

  卓然点点头,脸上表情有些凝重:“走吧。”

  沈歆旖松了口气:“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我也就是怕父皇发脾气,但是有人陪着我,我就能壮胆了。”

  原本,卓然两口子沉重的心情,因为沈歆旖的话,反倒轻松了几分。

  他们一起去尊王府的大厅里见了凌冽。

  此刻的洛杰布、凌冽都在一起,父子俩难得有时间对弈,倪夕玥跟慕天星都在佛堂抄经,抄完的经都供奉在佛祖面前,功德回馈给洛家子孙。

  见几人进来,洛杰布眉头一皱:“小贝拉,你躲在阿诗后头做什么?”

  凌冽也看了过去。

  沈歆旖讪然一笑:“皇爷爷,父皇,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大皇嫂去药店……”她把事情说了一遍。

  洛杰布狂喜地站起身:“有孩子了?

  那我就是太太爷爷?”

  那模样,恨不能立即把孩子抢过来抱着才算好。

  众人:“……”洛杰布:“哈哈哈哈哈哈,诺一有有后了!”

  诺一是御侍中唯一没有服用长生丹的,所以早已经逝去多年。

  当年诺一家里的外戚仗着诺一是御侍的身份,在乡里为非作歹,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后来诺一亲自平息了,但是他自知有罪,没有尽到约束外戚的责任,就主动提出拒用长生丹。

  凌冽、沈歆旖都没想到洛杰布会这样嚣张放肆地大笑。

  现在是要安抚女方嘉树的情绪,哪里能这样笑?

  凌冽面色凝重,把话题扯了回来:“泽功这孩子也太没规矩了,有女朋友非但没有上报,还打算私自让女方药流,简直……”“对!药流这一点不对!”

  洛杰布笑嘻嘻道:“索性老天有眼,发现的早,我的曾曾孙子还是保住了哇!”

  全场:“……”凌冽有种场面救不回来的感觉了。

  沈歆旖苦苦挣扎:“泽功这次做的确实欠妥,被大皇嫂揍了,又被大皇兄揍了,现在躺在医院里,还不知道能不能进宫谢罪呢。

  不过,他此番作为实在有失体统,打了也是活该!是对的!刚好他的事情,也可以给家族里其他男丁做个警醒,男人就该有担当,不该任意妄为!一旦出了事,也要勇于承担才是,偷偷摸摸想解决了,这算怎么回事?”

  凌冽:“贝拉说的对!阿然,阿诗,回头我还会责罚泽功,也会责罚倾容,子不教父之过,倾容错不可……”“得得得!”

  洛杰布匆忙打断了凌冽的话:“子不教父之过?

  泽功犯错,是倾容的过错,那倾容的过错是不是你的过错?

  那你的过错是不是我的过错?

  我成天缩在尊王府养老带娃,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何错之有?”

  凌冽:“……”你这老家伙能不能闭嘴?

  沈歆旖:“……”完了,救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