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09章 坏人当道

作品: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作者:古西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14:32:32|下载: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TXT下载
  柴进带人过去后,殷天赐的手下还留在庄园里看场子,但是殷天赐已经走了。

  这些手下粗暴的把柴皇城的尸体扔在门外,连个草席都不给柴皇城遮盖一下。

  妇孺们哭天喊地,一个个跪在地上大叫冤枉。

  周围的百姓凑上去纷纷看热闹,对于柴皇城出事,他们并没有多少感情。

  柴家身为这里的土豪劣绅,财大势大。

  平时虽然待江湖草莽极为有礼,但是对这些普通百姓自然是高高在上的态度。

  在土地兼并的问题上,柴家做的与那些大户人家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年代,土地是有钱人唯一的投资渠道。

  有钱了,除了买地,不断扩大田亩面积,根本没有其他的法子保值。

  柴皇城一死,看热闹的多,有的被柴家欺负过的佃户估计都想放炮仗庆祝了。

  柴进过来后,上去跪倒在叔父前面,双拳紧握,眼睛通红的低吼,“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他冲着背后带来的草莽汉子抱拳一喝,“殷天赐光天化日,打死我叔父,我柴进与他势不两立。还请诸位助我柴进一臂之力,一起冲进去夺回这宅子。”

  这些草莽汉子和家丁,加起来有百十号人。

  他们的手里拿着各种家伙什儿,纷纷抬手一声高呼,“报仇!”

  “报仇!”

  “报仇!”

  “……”

  柴进抬手祭出了一把长枪,带头往柴皇城的园子里冲过去。

  这时候,背后突然有铜锣敲响。

  一行官府衙役,还有城防营的精锐士兵过来,身上背着刀兵,手里端着重弓,很快把院子的周围和门口围的是严严实实。

  带头的将领在院子门口布下了上百号人,全都提牛角重弓对准了柴进一行人。

  这将领显然认识柴进,与他抱拳轻喝道,“知府有令,让我等接管柴皇城的庄园,任何人都不得入内。柴老兄,莫要让我为难。”

  柴进提长枪一喝,“李通,你也是我多年好友,怎得助纣为虐,与我为难?我叔父好端端的人,被那殷天赐活活打死,我现在拿回他的园子都不行?”

  这李通抱拳叹气道,“柴兄弟,听我一句话。县官不如现管,眼下知府坐堂,你柴家即便是皇族贵胄,那也不是他的对手。此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不计较,你还能得一分安宁啊!”

  柴进喝骂,“这口恶气,我哪里能咽得下!”

  他与背后的汉子招手一喊,“谁敢与我柴进冲进去,我柴进赏金千两。”

  众汉子一下激动的大叫,刚有了点声势,李通在前面便嘶声一喝,“谁敢乱来,格杀勿论!”

  这些汉子平时跟流氓打打也就行了,哪里敢跟真正的官军作对。

  他们的声势一下暗淡下来,甚至有人都劝起了柴进道,“大官人,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不如先回去,把二爷好生安葬,与他们再从长计较。”

  柴进执拗道,“我叔父就是死,也要死在自己家里,怎能在这里曝尸荒野?”

  他的眼睛扫过背后,在重赏之下,依旧没人敢出头。

  这时候,只有一个汉子从后面走了上来,与柴进直喝,“大官人,俺跟你冲!”

  他手里拎着一个石锁,估摸着有百斤重量,石锁上面绑着一条铁索,上面有圆环扣在了手上。

  柴进意外道,“不知道英雄尊姓大名?”

  这人朗声道,“在下石勇,大名府人士,在家里犯了些事情,幸得大官人收留。今日,我石勇与大官人并肩战斗,同生共死。”

  柴进心中感动,没想到养了这么多庄客,到关键时候不顶一个。

  石勇出来,还给了他一点心理安慰。

  不过,他也清楚,仅凭他们两个是办不成什么事情。

  他拍了拍石勇的肩膀,与后面的家丁们一声吩咐,“把二爷的尸体抬回去。”

  家丁们长松了口气,只怕柴进乱来。

  他们抬了柴皇城的尸体,马上从现场退走。

  柴进与李通直喝,“你回去告诉殷天赐,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柴进一定会找个公道!”

  他带着石勇离开,把柴皇城的家丁和妇孺也一起接了回去。

  李通长松了口气,他也不想与柴进为难,但是知府有令,他哪里敢不从。

  他让人先守着园子,只带了一路亲卫回了知府衙门。

  殷天赐正在里面喝着酒,他姐姐在一旁作陪。

  李通经人通禀进去,知府夫人急的急忙问道,“怎么样,柴进走了吗?”

  李通点头道,“走了,局面都被我们控制了。”

  殷天赐喝着酒不屑大笑,“姐姐,你瞧见没?我就说柴进就是条看似强大的狗而已,碰到弱者还敢咬一口,但是碰到咱们,算他倒霉,借他是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来。”

  知府夫人教训道,“话虽如此,但是他毕竟有先帝赐下的丹书铁劵,而且更是前皇室后裔。在京城里,也算有点脸面。在江湖上,那更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咱们现在得罪了他,他肯定不会让咱们好过。”

  殷天赐摆摆手道,“阿姐放心,我早已有了对策。待会我见过姐夫,好好告他一状。到时候抓了他,咱们抢先动手,让他没有反击的余地。”

  知府夫人看了看李通,让他先下去。

  她与殷天赐问道,“他犯了何事?你以什么理由抓他?”

  殷天赐笑着道,“现在什么理由最让姐夫忌惮?”

  知府夫人摇头,对这个哪里清楚。

  殷天赐道,“通匪啊!这柴进与齐州宋公明私通,意图谋反,这个罪名还不大吗?即便传到京城,也没有人敢跟他作保!”

  知府夫人惊奇道,“你有何证据?”

  殷天赐道,“我抓了柴进府上的一个管家,一顿敲打,那老头子什么都招了。听他说,在数月之前,齐国公的女儿见过柴进,还从柴进这里得了不少帮助。我已经让他签字画押,柴进想抵赖都不成。只需要把他抓过来,一通严刑拷打,他就什么都招了。”

  知府夫人拍手叫好道,“有道理,有道理。我兄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殷天赐嘿嘿笑道,“老姐,你就瞧好吧!等拿下了柴进,他那万贯家财都是我们的了。到时候,咱们两个可就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