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08章 朝廷不仁

作品: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作者:古西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11:17:27|下载: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TXT下载
  朱勔走后,蔡京厌恶的让人把朱勔用过的茶盏全部扔掉。

  他是个自诩清高的人,虽然贪恋权利,但是对于某些事还是有一点底线。

  朱勔不一样,他就跟疯狗一样,只要有一点机会,他就会死死的咬住,为了得到主人的嘉奖,把这块肉咬的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寒天冬月,齐鲁两地的战事平息后,百姓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

  宋公明改革吏治,从梁山岛引进了一批人才之后,各衙门职能部门很快进入了正规。

  在高效的政治体制运作下,各州县的农民在冬季来临之前抢种了小麦。

  这种冬小麦,明年春天就能收割。

  小麦的种子,是由宋玉婵的昌盛钱庄进行借贷,明年开春丰收之后,只需要偿还一成利息。

  这种子是梁山岛的农门培育的最新型的抗旱抗寒的灵种,长出的麦穗不但个头大,颗粒多,而且还极其的抗冻,抗旱。

  明年开春,只需要老天爷下一场春雨,基本上就可以保证丰收。

  这个世界,农业基础生产太过落后。

  纯粹是靠天吃饭,老天爷不下雨,地里的庄家就没有收成。

  上好的良田,能用河水灌溉的,只有一小部分,而且全部掌握在士绅和官僚的手里。

  这次席卷整个齐鲁两地的战争,让很多官僚土地都变成了无主之地。

  宋公明刚成立的新官府,把这些无主之地全部收拢了回来。

  这些土地一部分进行军垦,保证大军的粮草供给。

  一部分租赁给了无地的农民,只让他们缴纳三成的收成。

  而且只要租够十年,这块地可免费转让给农民使用。

  这样做,无疑调动了流民的积极性。

  政策宣布没有一个月,不光齐鲁两地有十多万的流民报名。

  而且,齐鲁两地外的流民都源源不断的过来。

  他们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纷纷进入齐鲁两州讨个生计。

  四面各州,遍地都是流民的队伍。

  宋玉婵带着燕青,武松赶着一辆撵车北上,准备前往高唐州。

  一路上,不断有流民饿到在地。

  他们不断的施舍饭食资助这些流民,最后干脆传信给宋公明,让宋公明派人过来,每隔十几里便设置一个粥棚以供这些难民补给。

  燕青轻叹道,“什么叫民心所向,这大概就是吧!”

  宋玉婵稀奇道,“这难民怎么越来越多了,难不成其他各州都遭了饥荒了?”

  “我帮你问问去!”

  燕青跳下马车,在难民里东奔西跑。

  他很快回来,上了车一脸郁愤道,“问清楚了,不是天灾,是人祸。”

  “嗯?”

  宋玉婵抬抬眉道,“没听说北面有战争发生啊?”

  燕青道,“是朝廷,朝廷最近跟疯了一样,在各州搜刮百姓的粮食,说是什么要抵御外敌,征缴军粮。谁不缴纳,那就是私通卖国。老百姓才有多少粮食,连最基本的过冬粮食都被他们给收走了。”

  “这群畜生!”

  宋玉婵气的攥紧了拳头,恍然叫道,“我知道了,朝廷前些日子换了户部尚书,让朱勔担任这个职务。朱勔这个混蛋,正是在江南遍地折腾收纳奇石,把方腊都逼得造反的那个狗官。”

  “就是他!”

  燕青肯定道,“皇帝换他上来,无非是他做事没有底线,是一条恶狗罢了。他们此次征缴这么多粮草,恐怕是为了对付我们而来。”

  宋玉婵侧着脑袋道,“为什么是我们?江南方腊可比我们厉害多了,况且北疆的蛮人也在蠢蠢欲动,他们难道不比我们要紧?”

  燕青与她分析道,“方腊势大,但都在江南一代活动。江南的豪绅势力也纷纷抵抗,而且宿太尉已经过去坐镇,暂时翻不起什么大浪。北獠远在北方草原,对京师的威胁更是微乎其微。我们可不一样,我们在京师头顶。我们一天不除,皇帝老儿睡觉都不踏实。”

  宋玉婵大笑,“那就让那昏君天天失眠,早点气死他,天下也就太平了。”

  她抽了下手上的马鞭,让战马加快了脚步。

  这次她故意没让混沌兽带她们过去,为的就是一路上能接触到真实的民生。

  林盈盈让她接点地气,她想了想,决定非关键时候,绝不动用混沌兽。

  整天骑着混沌兽窜来窜去,脑子都能变得混沌。

  高唐州,柴进叔父柴皇城的府宅。

  一群人正在里面四处打砸,把里面的丫鬟,仆人,全部赶了出去。

  柴皇城滚在地上,连连嘶喊,“我乃周室子孙,世袭皇恩,有丹书铁劵在手。你们如此,待俺告上京城,一定把你们统统治罪!”

  一身穿绸缎的年轻人不屑冷笑,“丹书铁劵算个屁,你拿前朝的剑还想杀本朝的人?我告你,你侄子还有你,仗着这个丹书铁劵为非作歹,四处接济庇护汪洋大盗,实乃谋逆反叛。老子让你让个宅子出来,那都是便宜你们。你再不识趣,老子就让姐夫把你柴家抄家灭门。”

  柴皇城气的心口疼叫,“你,你就是个强盗。”

  他红着眼站起,冲着这年轻人撞了过去。

  这年轻人大骂一声,“老匹夫,你找死!”

  他抬腿往上,一脚踹在了柴皇城的肚子上。

  柴皇城啊呀惨叫,往后飞了出去,滚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嘴里冒血当场去世。

  身边的妇孺马上过去查看,惊得全都哭叫了出来,“老爷,老爷,你怎么了啊!”

  “老匹夫,你别装死啊!”

  年轻人看的也吓到了,过去踹开人群在柴皇城的鼻子前探了下手。

  他的手指一颤,慌里慌张的大喝道,“这人是气急攻心断了气了,本公子马上给他找医生去!”

  他见事情闹大,带着人急忙离开了这里。

  柴家府宅的下人跟着也惊慌失措的去了柴进的府宅,找柴进通报去了。

  江南云梦泽大湖冰冻,漕帮一年一次的屠龙大会即将召开。

  柴进正在府里等着宋玉婵过来,准备带宋玉婵一起去长长见识,。

  家里的管家这时候急急忙忙的跑了上来,与柴进哭丧着脸急叫道,“大官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殷天赐那个小人带人去二爷的府上闹事,把二爷给活活打死了。”

  “什么?”

  柴进跳起,手里的茶碗砰的一响都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披上一件披风,衣服都没换,急忙带人去了柴皇城的园子。

  此时距离上次殷天赐闹事,已经过去三个多月,柴进还以为殷天赐都老实了。

  没想到,他更加变本加厉了。